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腹黑奶爸PK偷心妈咪 > 正文 第400章 拉着她的手不放
    “还是你来吧。”夏汐然扫视着她,见她不太愿意动手如是调侃了一句:“上回是谁说的,每天在医院里面都会看到形形色色的倮男早就免疫了。”

    “我这不是怕你多心么?”蓝芯瞧了她一眼。

    “你是医生,我怎么会多心。”

    “你能这么想就好。”蓝芯这才将余恩身上的衬衫掀开,开始替他擦药。

    夏汐然拿起药盒看了看:“这是……酒精过敏专用的?”

    “对。”

    “行啊,你这都快成诊所了,什么药都有?”

    “职业习惯。”

    “看来我得向你学习。”夏汐然回想了自己这段时间来对余恩的关心真的太不到位了。

    因为知道余恩不喜欢别人打扰,更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私事,如是她便安安分分地住在一楼,能不干扰他就不干扰他。

    对于他的喜好,他的禁忌,他对什么东西过敏这些事情自然也都不了解了。

    既然嫁给了他,就必须对他多一点关心的不是么?

    “别走……”擦完药的蓝芯替余恩将衣服拉回去后,正准备收回的手掌却突然被人捏住,她被吓了一跳,本能地将手掌往回一抽。

    然而余恩虽然醉了,手劲却挺大,将她的手腕攥得更紧了。

    蓝芯顿时有些心慌意乱起来,一边挣扎着一边道:“余先生你抓错人了,我……我是蓝芯。”

    余恩也不知道听清了没有,依旧将她的手掌抓得死紧,嘴里也依旧低低地呢喃着:“别走,求你别走……”

    蓝芯不得已,只能向夏汐然投去求助的目光。

    夏汐然看着余恩皱着眉头,神情难过的样子也很无奈。

    余恩做梦都想留的人不是蓝芯,自然也不是她夏汐然,所以向她求助也没用啊。

    她朝蓝芯耸了耸肩膀:“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夏汐然,他是你老公。”

    “嘘……”夏汐然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用手指了指床上的余恩,意思很明显,余大少爷很快就会睡回去的。

    蓝芯索性就这么任他抓着,等他睡着了。

    看着两只紧紧地抓在一起的手掌,夏汐然突然有种他们两个还挺般配的错觉。

    当然,也就错觉了一下而已,因为她知道余恩的心里住着一个逝去的女人,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了。

    无聊间,她好奇地问了句蓝芯一句:“蓝芯,我好奇地问你一下啊,你这些年有谈过恋爱么?”

    “干嘛突然问这个?”

    “不干嘛啊,就是好奇呗。”

    “并没有遇见看得上的男人。”

    “眼光挺高啊。”

    “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蓝芯抬头盯着她,笑笑道:“我细心观察了一下你上一期采访过的那位男嘉宾,还挺不错。”

    “他啊?刚好是你的同行呢,你要的话我可以引荐一下。”夏汐然想了想,点头:“也对,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男人嫁了。”

    “我也觉得。”蓝芯垂眸,幽幽地吐出一句。

    “你好好看着他吧,我先回房洗个澡。”

    “去吧。”蓝芯点了一下头。

    夏汐然走后,蓝芯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小手往外抽了抽,没想到她刚一动,余恩也跟着动了,好不容易才松掉的那点力道又攥了回来。

    夏汐然回到自己的卧室,脸上的神情才一点一点地黯了下来。

    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自己,一边回想着刚刚盛慕琛强吻自己的情景,还有他对她说的那些话。

    看来他并不是很相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余恩的,这可怎么办!

    如果盛慕琛没有失忆,还像以前那样爱着她就好了,她根本不需要看余梦瑶和盛夫人的脸色,直接将盛慕琛拐到身侧,让他使尽所能地保自己和孩子的周全。

    偏偏,盛慕琛现在不爱她,也不想留这个孩子。

    看来这个漫长的孕期,慢是会过得很煎熬了。

    余梦瑶一路上都在偷偷观察着盛慕琛那张帅气的侧脸,不,应该说他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破的嘴唇。

    明明从余家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怎么去了一趟公司嘴唇却破了?

    车子停入车库时,夏汐然终于忍不住地问了一句:“慕琛,你的嘴唇怎么了?”

    盛慕琛没有作答,拉好手刹后直接推门下车。

    “慕琛!”余梦瑶急忙跟着下了车子, 双手挽住他的手臂:“慕琛我在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他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告诉她,也不愿意与她分享。

    她本不想去烦他,惹他不高兴的,可他受伤的地方实在太奇怪了,像是被人给咬伤的。

    想到夏汐然刚离席没多久盛慕琛也跟着离席的事,就容不得她不去胡思乱想了。

    盛慕琛停下脚步,扭头盯着她:“很好玩么?”

    “什么?”

    “特地把我拉回余家去看热闹,很好玩么?”

    “慕琛……”余梦瑶愣了一愣,没想到他会因为这个事情恼火,不过她的拿手绝技是装傻,摆出一全茫然的表神道:“慕琛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就算了,总之以后余家有什么聚会不要叫上我。”盛慕琛扔下一句,迈步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慕琛,那是你岳丈岳母家,你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

    “如果每一次去都是算计的话,那我还真不敢去。”盛慕琛人已经上了楼梯。

    余梦瑶既然是无言以对!

    她站在车库里面越想越觉得不爽,如是拿出手机给何秘书打了个电话,寻问她这一天来盛慕琛的行踪。

    当她知道盛慕琛中午单独跟杨秘书一起喝咖啡后,立马便意识到是怎么回来了。

    看来杨秘书也不是什么可靠的人!

    决定对余恩关心一点后,第二天早上夏汐然早早便起床做早餐了,而且还做了余恩喜欢吃的酸梅酱烤吐司。

    说来惭愧,连余恩喜欢吃西式早餐,她都是刚从小王嘴里问出来的。

    一边做早餐,她一边细细地想着自己跟余恩的未来。

    她在纠结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试着努力一把,将这段婚姻假戏真做算了。

    余恩需要她,刚好她也需要余恩,最主要的是经过这些日子来的相处,她觉得自己跟余恩相处得还算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