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买一送一:总裁爹地,请签收 > 正文 第633章 你的父亲曾经将他引以为傲
    第633章  你的父亲曾经将他引以为傲

    迈森闻言,神色一凛,浑身的气息愈发阴郁,“请先生放心。”

    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翌日,C城中心广场

    叶斓珊带着小奶包来逛完街,去亲子乐园完了两小时,但是玩完吧,叶斓珊发现自家儿子就很酷。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奶包今天显然有点心事。

    叶斓珊觉得很惊奇,蹲下来认真的看着人他,“怎么啦宝贝?心里闷着什么事呢,和妈咪说说?”

    小奶包噘嘴,“我昨天做了个梦…”

    “?”

    “梦见了一些很不好的事,妈咪,你说梦应该总是相反的吧?”小奶包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叶斓珊点头,摸了摸他的头,“那是当然的啊。人本来就会做一些很莫名其妙的梦,放宽心,这只是个噩梦而已啦。”

    小奶包闻言,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而且妈咪那么好,那些坏人最后肯定都会超倒霉。”

    见他想开了,叶斓珊也很舒心。

    就在一大一小两人谈心时,叶斓珊倏然听到有一个熟悉的女声唤了一下她的名字。

    她转身,发现是苏如雪。

    叶斓珊见状,笑道,“师傅!”小奶包见了,也一口一个阿姨叫的甜。苏如雪看见小奶包,上前亲了两下。

    苏如雪感慨,“好久没见了,我们的年年小宝贝感觉又长高了呢。”

    小奶包听到她说“长高”,眼睛亮了亮,“真的嘛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

    “小爷我就知道,自己以后一定能长的和大魔王一样高,不对,肯定比他还要高~”

    叶斓珊看着小奶包叉腰得瑟的小样子,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emmmm,

    那岂不是要一米九以上了?

    这么高的吗?

    他们的宝贝真是对高有一种莫名的执念。

    “其实我觉得差不多就可以了,宝贝你不用给自己这么大的成长压力嘛。”叶斓珊贴心相劝。

    小奶包轻哼了一声,“那不行,男人怎么可以矮呢?那不就是三级残废嘛。”

    苏如雪:……

    她真是没想到小奶包和自己爹地住在一起后,居然对自己的未来形象这么注重!要知道以前在组织年年小宝贝都是随便惯了的。

    反正长着这张脸,就算其他方面不捯饬也饿不死。

    现在,啧啧…

    看来爹地的影响力还挺大的。

    叶斓珊看着他一副臭美的样子,也无奈,转而看向了苏如雪,“对了师傅,你今天也是来逛街的吗?”

    苏如雪,“不是,我今天…约了晚晚。”

    此话一出,叶斓珊瞬间懂了。

    她哦了一声,旋即道,“师傅,其实晚晚很懂事很温柔的,你只要和她认真说,我想她应该会理解你的。”

    苏如雪听了她的安慰,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珊珊,你和我说实话。如果今年换做是你,你会理解吗?”

    叶斓珊没料到她会这么问,但转念一想,她和林知晚的童年确实也都挺惨的。怪不得苏如雪拿她们两个做类比。

    “…会吧。”

    “真的?”苏如雪似乎有些不信。

    叶斓珊郑重的点了点头,“会的。如果您的理由足够成功能说服我的话,我想我会的。”

    只不过,理解是一回事。

    原谅又是另一回事。

    但这些话叶斓珊并没有说出口。

    苏如雪闻言,稍稍放下了心,笑容有些淡,“曾经的我不算是一个好女人,更不是一个位好母亲。现在我也不敢强求…好了,我先走了,快到时间了。”

    “最近我总觉得C城多了些不太对劲的势力,你和年年就早点回去吧。”

    “嗯,师傅再见!”

    叶斓珊说着,就和小奶包一起向苏如雪挥了挥手。

    街角茶餐厅

    林知晚如约而至,当她推门而入的时候,发现苏如雪似乎已经等待她多时了。见到这一幕,她的心里难得的有了一丝紧张。

    苏如雪见到她后,便亲切的招呼她入座。而当林知晚坐下后,终于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直视了自己的母亲。

    上一次的匆匆见面,她甚至来不及仔细看她。

    与她抱有相同心情的人还有苏如雪,她已经想念她很久了,想光明正大出现在她的面前也很久了。

    现在终于见到了,可以好好说话了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良久,苏如雪终于开口,语气却十分感慨,“…长成大姑娘了。”

    林知晚轻点了下头,斟酌了很久,才道,“您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听了这话,苏如雪有些心酸。

    她现在终于明白叶斓珊之前为什么会和她说林知晚是温柔的。

    问她好不好?

    为什么不多说说自己呢。

    对于自己的过往只字不提,难道她的女儿就过的很好吗?

    苏如雪的笑容有些苦涩,“算不上好,但也没到要亡命天涯的地步。”

    林知晚闻言哦了一声,用勺子搅动着自己面前的咖啡,若有所思,“您好就行了,我也挺好的,您不用太担心。”

    听出她语气里的疏离,苏如雪的心微微揪起,“真的吗?”

    林知晚点头,“当然是真的。我已经长大了,也学会了照顾自己,您不用担心。我仔细考虑过了,如果您还是放不下我呢,隔三差五可以来找我。我不会介意陪您聊聊天逛逛街。”

    她之前对亲情的怨念都来自于冯灿的虐待,但是苏如雪…她觉得自己没必要迁怒。虽然也不可能在敞开心怀的接受她,但她至少可以做到不出错。

    苏如雪闻言,眼神微亮,“晚晚,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知道你现在还不喜欢我,但是我真的希望能够和你多相处一段时间。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的…思念。”

    她说出这番话后,并没有勇气立即去看林知晚的脸色。

    同为女人,她很清楚,有些东西错过就是错过了。往事不可追,时间不会允许你重来一次。

    是她自己没有再最好的时间找到她,白白耽误了这么多年。如果她能早些找到林知晚,她也不会独自遭受那么多。

    如果不承受那么多,也不会一开口就懂事的令人心疼。

    对于这些,她实在是太遗憾了。

    林知晚沉默了好一会儿,终是道,“…我想还是不必了。我说过,我现在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人生,其实已经不需要弥补了。至于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我都能看的开,您不用太当真。”

    “晚晚…你太宽容了。”听了她的这番说辞,苏如雪良久,才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苏如雪美眸中氤氲着些许苦涩与自嘲,“你太宽容了,但这份‘宽容’其实也很冷漠…当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奢求你的另眼相待,但有些话我还是想说。”

    “我和你爸爸,在你出生之前,都一直期盼着你的到来。虽然很遗憾,错过了你那么多年的成长,但现在能见到你,我就应该知足。老天也算待我不薄,能让现在如此优秀的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听到苏如雪提到“爸爸”,林知晚的心终是不可抑制的轻颤了两下。她看着眼前面容端丽的女人,轻声道,“我爸爸…是个怎样的人?”

    应该不是那个曾经穿着旧夹克,胡子拉渣,邋遢不已在大晚上来嘲讽她的男人。她想象不出像苏如雪如此出众的女人会喜欢这样的流氓混子,他和冯灿在一起才情有可原。

    苏如雪闻言,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你爸爸是一个对亲人很善良,对公众却很残酷的一个男人。”

    林知晚微微蹙眉,“这是什么意思?”

    “这话,你或许该问顾暮白,他会很清楚。”苏如雪说着,将目光投向了窗边,“因为,你的父亲曾经将他引以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