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奔跑的高跟鞋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有些愧疚
    沈深不傻,仔细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桑奇背后帮忙了,但既然走到这里,便也不点破,她的确需要个新住处。

    手续办理很顺利,然后她才告诉家里,让陆可明帮忙搬家。

    陆可明有些吃惊,他知道这处的房价。

    “是我小瞧你了吗,哪儿来这么多钱?”

    沈深按市场价报了个还算合理的数字“一半贷款的。”

    “首付也不少啊。”

    “凑凑呗,还向桑靓借了点。”

    “怎么不找家里帮忙?”

    “我都这么大了,得自力更生。”

    “借了多少?我先帮你还,回头你慢慢还给我也是一样的。”

    “没事,我跟桑靓有其它合作。哥你再辛苦一趟,帮我搬家,这次我要把扣子猫带过来。”

    扣子猫到了新地盘,先四下巡视一番。

    “这边没有小花园了,我种的花盆可不许刨啊。”

    扣子猫叫了两声,算是应了。

    自从做了绝育,这家伙胖了不少,不知为何,沈深总觉得扣子猫的坐姿、躺姿妖娆起来,这算是一种生理平衡吗?

    正式搬入的日子,一家人都过来了,要闹一闹,李女士坚持在家开火,做了家宴。

    “谈恋爱了,是不是跟我们住一起不方便?”李女士偷偷问沈深。

    “不是,是这里上班方便。”

    “没事,你这么大了,我们都支持,你不用不好意思。”

    沈深无语。

    “对了,今天箫楠怎么没来?”

    “他说出差了。”

    “嗯,回头你们单独庆祝。”

    沈深跑开,她知道李女士的期望,但这么急吼吼的不好吧!说好的矜持呢?

    这里上班的确方便,沈深贪睡,早上还是急急忙忙的,来不及弄早饭,有点想念桑奇做的早餐了。

    也许真是心有灵犀,当晚桑奇就出现在门口。

    “给你庆祝乔迁。”

    沈深笑着让他进来。

    “嘎,你养了一只猫啊!好肥。”

    “喵喵喵。”扣子猫不乐意了。

    “不许说人家女孩子胖。”沈深也不乐意。

    桑奇伸手要摸,扣子猫跑开几步,坐下来歪着脑袋打量他。

    “真好玩。我来做晚餐,给你露一手。”

    桑奇做了西式的晚餐,牛排口感不错,黑椒汁很有味,焗西红柿也恰到好处。还给扣子猫煮了牛肉,不加作料那种。

    “如何?”

    沈深看他像个讨糖吃的孩子,好好夸赞了一通。

    扣子猫也表示满意,桑奇再要摸它,它欣然接受。

    时间很快到了九点,看看桑奇,一人一猫很是和谐,没有要走的意思。

    两人明明各自都有男女朋友了,这算什么事儿啊?不行,沈深决定要正常谈恋爱,这次家里人都盼着呢。

    于是开口“不早了,你回去吧。”

    桑奇眨巴眨巴眼睛。

    “不许卖可怜,你不能住在我这里。”

    见沈深插着腰,一副没商量的样子,桑奇把扣子猫从怀里放到沙发上,然后慢吞吞站起来。

    “路上开车当心些。”

    “嗯,那,我走啦。”桑奇站在门口,继续磨蹭。

    沈深好气好笑“走吧走吧。”

    “那我明天来吃晚饭。”

    “好吧。”

    沈深还是没舍得完全拒绝。

    “喵喵喵。”

    “你这个家伙,这么快就投怀送抱了?见色忘义。”桑奇走后,沈深开始教育扣子猫。

    扣子猫甩了两下尾巴,仰着头走开了。

    “色猫!”肯定是看重桑奇的美色了。

    从安徽一路开车回来,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箫楠满脸疲累。手机显示有未接来电,是家里的电话。

    第二天早上,箫楠回电“昨天回来的比较晚,怕打扰你们睡觉。”

    “最近怎么这么忙啊?”箫楠的父亲问。

    “有个难缠的客户。”

    “嗯,你自己注意休息,别认为年轻能抗,透支的早晚要还回去。”

    “放心,就这阵子的事。”

    儿子向来工作张弛有度,箫父没有再多说,转了话题“我那老同学的女儿,你上次不是说已经开始正式交往了吗?什么时候带回来,也给我们看看?那姑娘小时候我见过,这些年倒真没印象了。”

    “我知道了。”

    “你见过对方家长了?”

    “是无意碰上的。”

    “嗯,上次有事打电话恰巧提起,既然已经确定,你也见了对方家长,我们这里也要注意礼数的。”

    “嗯,知道了。”

    “别忘记了,尽早安排。”

    放下电话,箫楠翻出沈深的号码,还没拨出去,有电话进来,熟悉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会儿,接起。

    “喂阿楠?你起了吗?”对方问。

    “嗯,你呢?”

    “也起来了,这一趟辛苦你了,最近一直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现在事情都处理好了,别担心,安心工作,最近好好休息。”

    “谢谢关心,你也一样。”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没事我就挂了。”对方先挂了电话。

    箫楠看着手机屏幕暗下来,重新找出沈深的号码。电话没人接,便发了消息。

    沈深的手机在静音上,因为正在跟elian开小会。

    “面试如何?”沈深很担心这件事。

    “howell还没有反馈,这很反常,他一般回复都挺及时的。”

    “peal呢?”

    “也没有说话。”

    “这两位老大什么意思?比谁沉得住气?我观察了一下章晓晴,似乎心情不错。”

    “好像是的。”

    “我很好奇,她英语那么烂,怎么跟howell面试的?”

    “peal做的翻译。”

    晕死!看来是得做点什么,沈深决定,但她记得陆可明的嘱咐,万事小心,不能留下把柄。

    梁晨左右摇摆,终于选定一个候选人。

    “其实算不上满意,就是太缺人手了。”被隋易坑死,梁晨想想就生气。

    “这两人中,你为啥选这一个?”沈深觉得另一个小伙子合适。

    “这个有经验,拿来直接上手,哪有时间慢慢培养。”

    “你选的这个,上手可能快一些,但跑不远的,另一个相反,可能开始多花些时间,但后期肯定是潜力股。你别问我为什么,没有实打实的数据分析之类,感觉成分居多。”两人比较熟悉了,沈深说话直接。

    “我有同感,但也只是感觉,学习能力这东西,不好判断,万一错了岂不是很惨?”

    “你要是真想看学

    习力、潜力,我们可以做个测试的。”

    “成绩只能做参考?”

    “是的。”

    “算了吧。”

    “其实从面试也能看出来些,对问题的理解、对信息的接收,还有以前学历背景;从上一家单位的工作经历看,有一个问题问他们遇到的困难及如何解决,你还记得吧?两人回答思路对比也能看出不少。”

    梁晨皱眉,好艰难的样子。

    “要是实在不满意就再看一看吧。”

    梁晨掐着手指头,指标太要命了“哎,就他了!”

    沈深就不再说什么了,梁晨压力比她大,他要对业务负责。

    稍稍空下来,检查手机,沈深看到了箫楠的未接来电和信息。

    回过去你找我啊?手机静音没注意。

    箫楠回答我回来了,晚上一起跑步,还有吃饭?

    沈深想邀请箫楠到自己家中,转念一想箫楠是知道她搬新家的,对方没提,自己提出来会不会被以为是一种暗示?

    还是算了吧。

    这次去了健身房,跑步结束,洗完澡,就在附近的日本料理店用餐。

    运动后一般胃口会好,两人都习惯了,点菜很注意。这方面,沈深挺佩服箫楠的,自制力特别好。

    “客户搞定了?”沈深问。

    “是的。你最近怎么样?忙吗?”

    “刚搬完家。”

    沈深捕捉到箫楠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神色,心中一冷他忘记了。

    “对不起,我忙忘了。”

    箫楠的坦诚承认让沈深舒服一点,工作忙起来是容易忘事,也能理解。

    “周末可以邀请我参观一下吗?”箫楠问。

    沈深就笑了。

    晚上回到家,看到地上坐着个人,是桑奇。

    “你怎么……”沈深突然想起来,自己答应人家来吃晚饭的。

    “你怎么才回来?”桑奇坐着没动。

    “哦,我、我加班了。起来吧。”

    “动不了,腿麻了。”

    沈深搀他起来,费了好大力气。

    “简单点弄吧,晚了。”

    “好的你稍等,我这里有馄饨,我妈自己做的。”

    看着桑奇吃得头也不抬,想必是饿极了,沈深觉得有些愧疚。

    “慢点慢点,不够还有。你傻乎乎的,我不在就自己先去吃饭嘛,或者打个电话。”

    “想着走又怕错过你,总想着再等一会儿,不知不觉就等到现在。怕你在忙,没敢打扰。”

    桑奇这么说,沈深愈发觉得内疚。

    “你不饿吗?”

    “哦,公司里吃了点面包。”

    愧疚心理作祟,时间的确太晚了,沈深没好意思赶人。桑奇抱着扣子猫,偷偷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elian分享了peal新家的地址,还有照片,沈深小心留存。

    记得大山有个江湖朋友,是看风水的,外号刘一手,沈深没见过,但听说挺神乎的。

    沈深找大山打听。

    “你怎么突然对这感兴趣了?”

    “好奇。有套房子,似乎有点犯小人,想请教一下。”

    “这得现场看的,刘大师出场费不便宜。”

    “我就随便问问,哎,怎样的布局犯小人?能不能帮忙请教一二?”

    大山眼珠子一转“你到底什么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