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尊夫人有点狂 > 正文 第1841章 有点失落
    第1841章 有点失落

    世人皆知,皇后战蓉蓉的性格嚣张跋扈,而且妒忌丽妃。,

    燕国后宫子嗣稀少,皆是因为皇后心生妒忌残害皇嗣,如今竟然敢对丽妃动手!

    很好!

    “三王妃,丽妃还能撑多久?”

    “撑多久?”

    姜逸心眨巴眨巴眼睛,不解的看着燕云幕,这啥意思,难不成他在怀疑自己的医术。

    “陛下放心,丽妃娘娘吾无奈,虽然中毒有些深,可凭借我的医术,这点小毒还是不放在心上的。”

    “三王妃……!”

    燕云幕一脸无奈的看着姜逸心,又转过头看了看燕冥夜,这夫妻二人真是一个德行,怪不得燕冥夜能找上姜逸心,让这女人成为三王府的女主人!

    “陛下,怎么了?”

    姜逸心一脸不解,难不成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么?

    看了病,姜逸心也保证能治疗好丽妃,这才与燕冥夜离开皇宫。

    回去的一路上,姜逸心都在夸赞丽妃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女人,没有之一。

    回到王府的时候,姜逸心罗列来一些药草,这些药草都是给丽妃去除毒素用的药方,并且不会伤害到胎儿。

    但就在姜逸心刚刚准备完药草的时候,从宫中传来了噩耗,丽妃死了。

    姜逸心愣住了,听着木帆禀报着关于丽妃娘娘的死讯,满眼不解。

    “死了,你别开玩笑,中午的时候我们刚见过丽妃。”

    不可能啊!

    丽妃虽然中毒了,但不至于死亡!

    “回三王妃的话,在您和王爷离开皇宫后不久,丽妃身边的宫女突然行刺,丽妃重伤不治便……”

    “开玩笑呢吧啊!”

    尽管姜逸心还是不相信,中午才给丽妃看病,一个下午的时间怎么人就没了。

    “凶手查出来是谁了么?”

    “回三王爷的话,凶手已经找出来了,那宫女是战皇后的亲信。”

    木帆说着宫中发生的事情,告知姜逸心等人,刺杀丽妃的凶手是皇后的亲信,而且承认了一切都是皇后所为。

    也是皇后指示她暗中杀死了皇子。

    “嗯,下去吧。”

    燕冥夜看着有些沉默的姜逸心,将一块糕点放在了他面前。

    “怎么了?”

    “没什么!”

    一抹笑意浮现在唇角,姜逸心抬起头看了看燕冥夜,她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阴谋。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为了黄群在手,难道真的就可以牺牲掉一切么?

    丽妃的死,一部分是因为皇后,但更多的是因为燕云幕。

    皇后是战家一族,当今战北侯好大喜功,不将皇权看在眼中,战北侯迟早是要凉的,而且连带着皇后一脉也会被清理出朝廷。

    但是这个开端,竟然是以丽妃的生命作为引子!

    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

    姜逸心拿着糕点吃在口中,竟然毫无味道。

    “以后这种事情别再叫我了,我都感觉自己也是杀死丽妃的帮凶。”

    “夫人莫要自责,皇族的事情本就是一潭深水,夫人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

    燕冥夜知晓,姜逸心必然是将整件事情都联系在了一起,也知道想要丽妃死的其实并不是皇后,而是皇兄。

    皇兄要利用丽妃得死,将皇后一族都铲除干净。

    “我先去睡了!”

    没心情和燕冥夜在聊这个话题,姜逸心放下手中的糕点起身离开了书房,回到自己小房间中蒙着被子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姜逸心梦到了丽妃,那隆起腹部的绝世美女空洞茫然的站在河畔,眼神之中尽是失落。

    姜逸心不知他们面前的河是什么河,总有一种感觉只要跨过这条河流,前尘往事都会消散。

    此时,一个身着异样服装的女子出现在河流旁边,出现在二人面前。

    女子走到姜逸心面前的时候楞了一下,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跟我走吧。”

    丽妃就这么跟着女子走了,女子走三步之时还会回头看姜逸心一眼。

    渐渐地,二人的身形消失在姜逸心视线之中,而姜逸心也从梦境中回到了现实。

    转眼间,天已经亮了起来。

    难得起了一个大早,拎着菜篮子去买菜的姜逸心听到众人说着关于皇宫中发生的一些事。

    战北侯被抄家了,几乎满门都被抓了起来,皇宫也被关押在了冷宫之中,永远不能踏出冷宫半步。

    买完菜,姜逸心路过药铺的时候,药铺的老先生叫住了姜逸心,挥了挥手示意她上前。

    “三王妃,上次多谢您了。要是不嫌弃的话,进来喝杯茶吧。”

    老先生是药铺的老医师,也是老掌柜的,上次多亏了姜逸心出面才将战北侯侍卫一群人痛打一顿,也让那妇人安心生产。

    这些日子颜老一直想要上门拜谢,奈何药铺的病人太多,没有倒出时间来,今日恰巧遇见了三王妃。

    “三王妃,尝一尝这清茶如何。”

    “老先生,您请我喝茶还不如请我喝酒了。”

    一抹笑意浮现在唇角,姜逸心缓缓放下手中茶杯,颜老也察觉到了姜逸心眼中的沉闷之色。

    “不知三王妃可遇到了什么烦闷的事情,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和老头子我聊一聊,兴许老头子我一句话就能解开三王妃心中的疑惑。”

    看了看颜老,姜逸心笑着,许是看到颜老想起了自己的爹爹,于是便将心中的苦闷一股脑的轻吐出来。

    丽妃的事情颜老是知道的,也清楚这皇宫就是一坛子浑水,一旦人跳进去了,就别想干干净净的出来。

    “老先生,我师父教过我,行医救人是医者的本分是天职,在生命面前都是平等的,可我就是觉得有些失落。”

    “老头子明白三王妃心中的郁闷,就和当年老头子我一个样!”

    颜老说着自己年轻时候的经历,也是如姜逸心一般,他一心一意的救人,结果那人却死了,死在了至亲之人手中,为了就是那狗屁该死的权利。

    后来啊,他也慢慢看淡了,他能救人,却救不了人心。

    “医者不是神仙,我们能做到坚守本心便可,至于那些什么七七八八的阴谋,就让他们自己玩去便是。”

    “也是,咱们做到问心无愧便好,至于别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扯淡玩去!”

    和颜老聊了一会,艰苦给逸心的心情好了许多。

    “老爷子,这医馆有些年头了吧?”

    “嗯,正经有些年头了,相传这个医馆是很久很久以前,与燕国的一个太监妻有关联呢。”

    “太监妻?太监还能有妻子么??”

    姜逸心很是好奇,询问着所为的太监妻的意思。

    “啧,这个事儿可是燕国的一段传奇故事,三王妃不知也是情有可原之事,想当年咱们燕国有一个宦官名叫姜陌逸。”

    颜老说着姜陌逸和凤无心的故事,姜逸心听得津津有味,都忘了时间。

    当听到凤无心从悬崖上跳下去的时候,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然后呢,凤无心死了么?”

    “大难不死,被路过的高人救了下来,可因为重伤再加上毒素遍布,凤无心一头黑发变成了白发,眼睛也变成了红色,血红血红的。”

    颜老继续说着凤无心和姜陌逸的爱恨情仇,好在故事都是美好的结局,在历经了遣返波折之后,二人终于解开了所有的误会,重新在一起了。

    “啊……凤无心竟然会原谅姜陌逸,要是我的话,此生不复相见。”

    姜逸心为凤无心感到不值,孩子没了还重伤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就算姜陌逸用自己生命来偿还那又如何,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你还小,有些事情不能单单只看一面。”

    颜老斟满了一杯茶放在姜逸心面前,看着小丫头眼中的神色清明了很多,唇角慈祥的笑意也是更深。

    “老爷子,以后要是没事儿的话,我就来帮你吧。”

    “别别别,老夫可用不起你这尊大神,您不仅是三王妃还是姜国神医的弟子,老夫这庙小容不下大佛。”

    颜老可用不起姜逸心,先不说这小丫头是三王妃,单说姜国神医弟子这个身份就让他敬畏了,那可是神医啊,七国闻名遐迩堪比神仙一样的存在。

    “神医弟子怎么了,我师父就是一个猥琐的女盲流,为啥颜老爷子您这么怕我师父”

    “不是怕,是敬畏,是敬畏!”

    这世间敢称呼神医是猥琐女盲流的估计也只有姜逸心一人了,他们可不敢在神医面前造次,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敬畏……我师父那样三流酒品的猥琐之人还需要敬畏么?”

    每每提起师父,姜逸心总能找到各种各样形容的词语,但是,猥琐两个字是用的最多的。

    为啥,因为她师父就是个老盲流,快过百的年纪却保养得和二十多岁的女子一般,明明都一把年纪了,还追着美男不放,和宁馨花痴劲儿有的一拼。

    不仅如此,还欺骗无辜少男的感情,打一枪换一个地,是的多少纯情少男错付真情。

    论渣,她师父能排第二,绝对没有人敢吹嘘第一。

    虽说有超高的医术,但人品是真的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