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 正文 第1156章 给我三天的时间
    第1156章 给我三天的时间

    东立的眼神不由得黯然了几分,但是很快,他的眼中便升起了希望:“皇后娘娘,您说的预防的办法,是什么?!”

    想要尽数的将这些蛊虫杀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既然阻止不了这些蛊虫的逃走四处行动,那么吩咐门内的弟子多个心眼和防范,也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伤亡的。

    林绘锦将那医用药瓶中存放着的蛊虫紧紧的攥着,看着不离和东立的眸光郑重:“我需要一些时间去调配,另外还需要采集一些药材,现下我所有的药材可能不是很全面。”

    “三天。”

    林绘锦看着急切的不离和东立皱眉沉思片刻,随即很快的便给了两人肯定的回答,她需要先行研究一下这些蛊虫的特点,然后再去寻找草药,配制药粉预防,见证的确是有效果的,才能大量配制,发给天机门的其他弟子们使用。

    “好!”

    “那便三天!”

    不离当即点着头:“这三天的时间里面我先和我爹爹商议,严谨门人外出,更不许靠近那片竹林,另外……我再看看,能不能劝说爹爹将天机门的药材库打开,让姐姐进去挑选一下药材,这样……比姐姐再行去其他地方寻找药材要快的多了!”

    事关人命,半点都马虎不得。

    “姐姐,可能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了,原本你来到天机门,我是应该好好的带你到处玩玩走走的,可是没想到,不只是没有时间招待你,带你四处游玩,反倒是将这么个棘手的事情甩在了你的身上!”

    不离眸中目光很是愧疚。

    林绘锦却笑着安慰道:“没关系的,且不说我们的关系,便是我身为一个医者,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心态,也断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况且……

    这事情是牵扯到蛊,和那养蛊少年,更是关系到云辞的安危,林绘锦便是更加义无反顾了!

    说什么也要查出事情的真相,找到解开蛊虫的办法!

    “来日方长,你想要带我到处走走,略进地主之谊还怕没有这个时间吗!”林绘锦莞尔笑了笑,听见林绘锦这般语气轻松,不离眼眸中的愧疚这才少了些许,重重的点着头。

    “嗯嗯,姐姐说的对。”

    “来日方才,等着解决了这些事情之后,离儿一定要好好的带姐姐在这天机门转转,山下还有好多市集呢,也是热闹有趣儿的很!”

    提起这些事情,不离便忍不住心中升起欢喜,从前她可是最喜欢偷偷的跑下山去到处玩耍的,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震撼和沉重,以至于她都没能有闲心下山游玩了。

    等着……等着这件事情解决了之后,她一定要去好好的玩回来,顺道,再带着林绘锦一起。

    这诡异的尸体的死因被林绘锦找到了,不离也算是暂且安心了,同时踩想起来询问林绘锦为何会出现在天机门:“姐姐,话说,离儿还没有问过姐姐,姐姐怎么会身在天机门?”

    “可是皇上也来了天机门了吗?姐姐您和皇上一起来的?”

    林绘锦点了点头:“皇上说,这段时间空闲下来,刚好……是可以陪南贵妃来天机门回门。”

    “扑哧——”

    不离忍不住抿唇笑了出来:“当真只是这一件事情?”

    不可能吧。

    云辞对南音是个什么态度的,不离很是清楚,南音还没有重要到,云辞会抛开朝旭国的朝政,眼巴巴的不远千里来到天机门,再者……

    倘若真的是想要陪南音的话,根本不必带着林绘锦前来。

    “姐姐还想要糊弄不离呢,不离可不敢!”

    不离嗔怪的眼神看着林绘锦,林绘锦却是嫣然一笑,扬了扬手中的医用药瓶,里面的蛊虫还在蠕动着:“为了这个。”

    不离起初是微微一愣,但随后……便好像有些反应过来了林绘锦话中的意思。

    林绘锦和云辞来天机门是为了蛊虫……

    云辞的身体又病了很久,一直都找不到彻底治愈的办法,难道是……

    难道是云辞的体内不是毒,也不是病,是蛊!

    云辞是四年前逃亡的过程中被南音和南家家主所救的,余下的时间一直都是身在辽城,假装成了军师的身份帮忙南宫冽领兵打仗的,倘若说,云辞的身上也是有着蛊虫……

    那是不是就是说……

    云辞身上的蛊虫!

    可能是在被南音所救下来的时候被种下的!

    南音的背后是南家家主,难道……难道天机门的这场蛊患,是南家家主和南家所为?!?

    不离突然目光震撼的看着林绘锦。

    林绘锦所说的这个消息内含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短时间内不离竟然没有办法消化吸收。

    南家……

    早先便知道南家一直都想要争夺门主之位,到了南家家主这一代更是极其的有着野心,但是……有野心是有野心,天机门本来就不是西家所有,其他家族想要竞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没想到……南家竞争的手段竟然是这般毒辣狠毒的。

    用蛊来争。

    并且,不只是天机门内的弟子受到蛊虫的迫害,就连云辞……身在朝旭国的太子和皇帝,也受到了算计波及。

    总觉得这好像是一场惊天的大阴谋。

    将所有人都涵盖在了其中一般。

    “皇上竟然也……”

    不离声音有些唏嘘,但随后,便又看着林绘锦欲言又止,云辞和林绘锦,连带着南音都回到了天机门,那……

    那容枫呢?

    是也是跟着林绘锦回来了吗?

    还是自己留在朝旭国的皇宫中等着林绘锦回去呢?

    林绘锦看着不然眸光黯然的不离,像是知道不离的心中所想和顾忌一般,率先的开口说道:“小枫他……”

    不离倏地抬起眸子,眸光紧张的盯着林绘锦,更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他失踪了!”

    林绘锦目光复杂的看着不离,原以为小枫恢复了记忆离开了朝旭国,应当是回到天机门的,可是看着不离的茫然的这个模样,林绘锦便知道了,小枫竟也是没有回来天机门的……

    那他是去了哪里?

    还是说,他并未离开,只是一直都隐匿在身后,没有主动现身罢了?

    “护送我二妹出嫁,从祈天国回来之后便没了踪影。”

    不离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这样……”

    东立却是凑上前来,一张八卦的脸的看着林绘锦和不离:“小枫是谁?”

    “他失踪了又怎么样?”

    原本凝重的气氛瞬间被憨憨的东立给破坏了,不离看着东立这般模样只觉得忍俊不禁:“管你什么事儿!”

    “还不赶紧去吩咐你们家的弟子将地牢中的那些东西给收拾干净了!”

    “哦!”

    “对!”

    “那我现在就去!”

    东立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便直接跑开了。

    “小枫不会有事的,你们天机门也不会有事,我会尽快的调制出来预防的药粉给你们。”林绘锦拍了拍不离的肩膀,出声安慰着:“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分头行动吧!”

    “好!”

    “明天我说服爹爹之后便去找姐姐!”

    不离回过神儿来,看着林绘锦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坚定:“我送姐姐回去。”

    “不用了。”

    “没事。”

    林绘锦摇头拒绝:“这儿离南家的地界并不远,我记得路的,直接自己回去就行,你有事情便先去忙吧!”

    她知道,彩燕虽然没有现身,但一直都是跟着自己的,况且她又记得路,知晓不离有些心情难过,也便没有强求,再让不离送自己回去,怕也只是在看着不离强颜欢笑。

    见林绘锦态度肯定,不离也便没有多纠结。

    天机门内部的安全还是有所保证的。

    门内的弟子都很态度友好谦和,好战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不离也便没有和林绘锦纠结。

    眼瞧着林绘锦的身影渐渐远去,不离脸上强行撑起的笑容才渐渐落下,弯弯的柳眉紧紧的拧着,目光中也是有着几分悠远,容枫竟然……失踪了。

    他是那样心中记挂着林绘锦,可是如今却舍得离林绘锦远去,怕是……

    怕是容枫已经恢复了记忆吧……

    只有南折才会离开林绘锦,而容枫永远都不会离开他的姐姐。

    一时之间,不离只觉得心乱如麻。

    之前在刚刚见面认出来容枫便是南折的时候,不离的心里面是高兴的,更期待着有一天容枫能恢复南折的身份,想起来从前的事情,和她好好的比试一场,可是到后来,不离竟然不希望容枫恢复记忆了。

    南折的命运太过凄惨,还是容枫好,可以活的自由自在。

    可惜老天就是很喜欢开玩笑,你想要他恢复记忆的时候,他偏偏全然忘了,可是当你不想他恢复记忆的时候,他又偏偏的想起来了,就好像……是故意在和你作对一般!

    不离缓慢的迈动着步子,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那边东立已经处理好了地牢中的尸体,欢快的朝着不离奔了过来。

    “离儿,你在想什么呢。”

    “咱们快些去找你爹说要开药库的事情啊!”

    “怎么在这里愣神呢!”

    自打不离和林绘锦说话之后便变得奇奇怪怪的,也不知道这心里面是在想什么,东立是个粗心的,若是换成了旁人,怕早就听出来了那个什么小枫,对不离来说是很重要的人!

    不离被东立拉回神儿来,并未多言,而是直接跟着东立去了西门主的面前。

    林绘锦将那装着蛊虫的药瓶仔细小心的收好,便顺着原路向着南家的地界返回去了,也不知道云辞和南家家主交谈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在来天机门之前。

    林绘锦和云辞都曾经怀疑过,他体内的蛊虫,究竟是南家家主和南音擅自做主给自己下的,还是天机门受益。

    起码她们是要清楚自己的敌人是谁。

    若是整个南家那便好办的多了,否则,要是以整个天机门来和自己作对的话,谁赢谁输,还真的是不好说。

    现在,林绘锦是安心了不少。

    不离竟然是天机门的大小姐。

    并且看着还和南音关系不是很好的模样。

    这就好办多了。

    有着不离这个中间人在,说不定云辞和天机门的门主反而有话要说。

    “彩燕,现在是特殊的情况,你不用隐匿在暗处了,可以直接出来的。”

    眼见着金乌西沉,金绯色的阳光透过云层,斑驳的照耀在大地上,似乎给整个天机门镀上了一层光晕,天机门坐落在山上,门内便自然而然的长着诸多的树林,来的时候眼瞧着云辞身上蛊虫发作,南音摘了不少的树叶给云辞服下,那种树的叶子很是奇特,并且连名字也是很新奇。

    百花树……

    林绘锦向着身后的方向这般说了一嘴,很快的,彩燕的身影便笑盈盈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是,皇后娘娘!”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来往不少的弟子经过的时候,看见林绘锦是会微微侧目一下惊叹林绘锦的容貌的,但是很快的,便收回了目光,显然是训练有素的。

    “皇后娘娘打算怎么处置这些蛊虫啊!”

    云辞身上中蛊的事情是没瞒着云舒和迟慕白的,因此彩燕和彩蝶两个人也多少知道一点云辞的情况。

    “走一步看一步吧,等着看姐夫那里有没有什么看法和紧张。”

    “彩燕,你先帮我个忙!”

    林绘锦突然脸上表情紧张,眼神更是小心翼翼的四处打量,眼见着现下这四周的人并不多,这才放心下来,敢小声的向着彩燕开口:“白天的时候,南贵妃给皇上摘的那叶子,你看见了。”

    “认识吧!”

    “是叫百花树!”

    彩燕见状,也跟着眸光紧张起来,看着林绘锦重重的点着头:“恩恩,知道。”

    “去避开人,偷偷摘一些回来。”

    林绘锦压低着声音吩咐着,但很快的,便又补充着开口:“不,尽量的多摘一些回来,越多越好……”

    “能摘多少摘多少。”

    能摘多晒摘多少……

    扑哧——

    待在树上的彩燕忍不住抿唇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