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荒岛求生日记 > 正文 第1342章 海下基地(五)
    要知道按照月灵的说法,这地下基地里已经至少一年没人来过了,所以这里的供电设备还能如此正常运转,也是我所疑惑的事情,再加上我本身就对之类的供电原理心存疑虑,此时的我已经有种迫不及待要破门而入的想法了。

    不过当几个安保人员试图用权限开门的时候,却发现这门居然无法打开,原因就是权限不够。

    “怪了。”月灵脱口而出:“怎么权限会不够?”

    说话间,那个队长也亲自上前试验了一下,的确无法通过,甚至于就连月灵自己也跟着试验了一下。

    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把手也朝上面放了一下,没想到的是门居然立马就被打开了!

    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安保人员在内都一齐朝我盯了过来。

    “你怎么会有这里的权限?”月灵的眼神中竟然出现了一丝警惕,这可是她对我的态度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我皱了皱眉,一时间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我很快就想起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当时在最初遇到秦瑶的时候,她为了掩护我们的身份,曾经给我偷偷提升了在救世军的权限,因为当时救世军的权限系统是和蓝鸟公司一样的,这也是我在后来唯一的一次权限变动,现在想想,这门现在能被我打开,也只于这一种可能性了。

    不过我并没有和他们解释,因为现在没这个必要。

    好在月灵他们也没有过多纠结于这件事情,因为此时第二声爆炸又出现了。

    “事情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月灵直言道:“或许有其他的人又来了。”

    我立马将自己之前关于桃源岛人的想法说了一遍,月灵点点头说这倒是有可能,但她认为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说完之后,月灵便和其他的安保人员快速退入到了供电室之内。

    这供电室的规模要比我想的大多了,而且……造型也和我印象中完全不一样,在一进来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走错了地方。

    一般的供电室,理应有各种电闸开关还有发电设备存在,可是这里却完全没有这些东西,我只在数百平米的大厅正中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装置……

    是那种带有孔洞的金属球!只不过这个金属球的规模要比我以前见到的大很多,甚至要远超于我在南麓山深处见到的那些金属球状物。

    以我之前的经验来判断的话,这些金属球内不是放着尸体就是残留着一些怪异的能量粉末。

    月灵看到这里的情形之后并没有太过吃惊的表情,感觉她还是对我刚才的权限问题更加疑惑的样子。

    那些安保人员更上没有任何反应,我见状便向月灵再次确认道:“这里……是供电室?”

    “对。”月灵点了点头:“整个海下建筑的电能都是由此提供的。”

    “哪里能发电?”我疑惑地朝四周看去,既没有看到任何燃料储备,也没看到利用海水发电的痕迹,唯一能和“电”联系上的就是此刻那金属球体周围延伸出去的大量电线、电缆,看起来如同一颗长满长须的怪异海洋生物一般。

    果然,月灵便立即朝着那金属球的位置指了指说道:“这你还看不出来吗?整个大厅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个装置,除了它能发电,还会有谁?”

    “这里边是什么玩意儿?”

    “我哪里会知道。”月灵说道:“我如果知道的话,也就不用来这里了。”

    “你既然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又怎么断电?”我惊奇地说道。

    月灵听了我这话之后居然立马笑了起来:“按照你的逻辑,我们要破坏一件东西,难不成还得完全了解它的工作原理吗?你砸车还需要知道怎么造车?你烧房子还要知道怎么盖房子?”

    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等月灵笑够了之后她才继续说道:“我们只要把这金属球拆除下来,这里的电力系统自然会瘫痪。”

    说完之后,月灵便开始指挥者周围的安保人员朝那金属球靠拢了过去,我急忙制止道:“你们知道这球体里有什么吗?就敢这样直接打开?”

    “虽然不完全确定,但多少还是知道一部分的。”月龄居然说道。

    “是什么?”

    “你难道猜不到?”月灵歪着头冲我反问道。

    我摇了摇头:“这金属球里是用来装强能量的个体生物的,可是据我所知……这样的生物也不可能具备发电能力啊。”

    “那只是你对能量的认知还不够而已。”月灵说道:“蓝鸟公司在后期的时候早就已经无力支持正常的供电系统了,但是他们为了维持现有的研究,电能自然不可或缺,所以这些家伙难免就会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什么手段?”

    “具体我不知道,但这肯定是和能量有关的。”说完之后,月灵便指了指那金属球说道:“据我所知,当时的芊芊在别运往这桃源岛之后,就被带到这里来了。”

    “所以你是说……这金属球里放的是芊芊的尸体?”我吓了一跳。

    月灵点了点头。

    “不对!”我立马摇头说道:“我可是在清明梦里亲眼看到过的,那芊芊的尸体明明是在地下楼房里被毁掉的!当时还有很多的贵宾前来参观呢,而且芊芊的能量也就是在那时候爆发的!”

    “你只看到了其一,却没有看到其二。”

    “什么其二?”

    “我问你。”月灵说道:“你只知道芊芊的能量爆发后,整个岛上都弥漫了巨大的能量,但是你并不知道芊芊的尸体去哪里了对吗?”

    我顿了顿,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还真是如此。事实上,长久以来受到那次剧烈爆炸的影响,我一直都本能地认为芊芊的尸体也在那次巨大的能量爆炸中消失了。

    不过后来我也知道,芊芊的能量爆发其实压根儿就是在个月尘的能量打掩护,再加上我当时身处于清明梦中,对真是的爆炸强度感知也很有限,所以……那次爆炸很可能并没有我记忆中的那么强烈。

    更何况,芊芊的身体已经被能量高度强化了,一般的爆炸恐怕也很难真正销毁她的躯体。

    “你是说……在那件事情之后,芊芊的遗体就被送到这海下基地里来了?”我惊讶地问道。

    “对。”月灵点了点头说道:“而且这件事情同样也是月刚提议的,因为芊芊作为整个起源计划的核心人物,月刚并不想让她的尸体失去蓝鸟公司的庇护,当时他已经知晓了一些能量发电的事实,便借助这一点来请求陈烈批准,让芊芊的尸体继续在海下基地里留存下去。而这样一来,也正好给陈烈省去了一大笔的海下供电花销,陈烈当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我定定地看着那金属球,心说如果里边真的是芊芊的遗体的话,我甚至都有点没胆量去亲自面对了。

    虽然我现在已经知道芊芊并非是能量的中心了,可是她所经历的一切也依然如同噩梦一般,这种噩梦甚至都影响到了我在面对她时候的心境。

    我突然感觉月灵的计划似乎没我想的那么单纯,她之所以让我跟着她一起来这海下基地里,除了想让我帮助他们一同对抗伏都教之外,恐怕还有其他的目的!

    比如……眼前这个金属球里的小女孩儿芊芊的尸体就是她的目的之一?

    我越想就越觉得有这个可能,而且我发现现在月灵看我的眼神也的确发生变化了。

    果然,接着便听月灵语调怪异地说道:“你和她也算是老交情了吧?”

    “老交情?”我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你对她本人的印象应该一直都只是停留在清明梦的虚幻世界中吧?难道……你就不想真的看看她?”

    “真的看看?”我更加疑惑了:“怎么看?难不成你还能让她死而复生?”

    我说完这话后,月灵并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用一种更加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

    “难道她没死?”我惊讶地说道。

    月灵的眼神立马从意味深长变成了看白痴的样子,她撇了撇嘴巴说道:“如果她没死,那很多事情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不过我们却可以想办法让她以另外的形式活过来!”

    “另外的形式?”我皱了皱眉:“你是说类似于意识残留体那样的情况?”

    “当然不是。”岳林摇了摇头:“如果是意识残留体,那我也用不着你来帮忙了。”

    ……

    这月灵总算是暴露了自己的小心思了,我立马说道:“所以……你叫我下来是另有原因对不对?”

    “当然了。”月灵也毫不掩饰地说道:“只有让你到这里来,我们才有可能成果地让芊芊的能量凝聚成型,进而帮助我们。”

    “我不明白。”我疑惑地问道:“什么叫凝聚成型?”

    “你难道对王丹的事情就不感到疑惑吗?”

    “王丹?”我挠了挠头:“疑惑是疑惑,可是她毕竟也只是一个意识残留体吧。”

    不过我这最后一句话是故意这么说的,我当然知道王丹早就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意识残留体了,从我刚才袭击那些游荡者开始之后,这个王丹的形态就早已经在不知不觉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虽然她后来被寒气所影响而陷入了一种类似于“死机”一样的状态中,可从她之前的表现来看,也真的不能以普通的意识残留体来界定。

    月灵现在提到了王丹,或许就是在暗示我芊芊也是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存在的,并且能和我进行正常的对话和沟通。

    只听月灵继续说道:“你好好想想刚才寒气蔓延在林子里的时候,那些袭击我们的伏都教人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异常?”我摇了摇头:“没发现。”

    “没发现?”月灵哼了一声:“你难道就没觉得这些人自己其实也是很慌乱的吗?”

    听了月灵这话后我立即回想了一下,发现似乎还真的有点……这些伏都教的家伙们在袭击我们之后,一直到被我和月尘杀死的过程中,很多时候的确表现出了一种反常的惊慌。

    更关键的是,当时寒气在蔓延的过程中,还出现了大量的王丹身影,而这些王丹的身影从头到尾其实都没有对我们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最多也就是让我分神了一些而已。

    “你是说……那些王丹?”我缓缓说道:“那些王丹的身影其实并不是伏都教的人弄出来的对不对?是……是有别的原因?”

    “你总算开窍了。”月灵一脸欣慰的样子点了点头:“就连那个丹拓都在反复强调他不明白王丹反常的原因,所以……真正的原因其实在你身上。”

    ……

    月灵这话简直无懈可击,而且我也实在是笨,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了!问题当然是出在我身上了!毕竟王丹的能量,以及王丹本身的意识残留一开始就是由我身上生成的,所以她在来到岛上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变化就算不完全是我的原因,那也必然和我有莫大的联系。

    而我却因为丹拓的出现错误地把焦点转向了别处,反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我自己!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我立马问道。

    “我不知道。”月灵摇了摇头:“但是你当时在南麓山接触一丁点王丹的气息残留后就能让王丹的身影重现,我认为同样的事情芊芊必然也能办到,毕竟芊芊的能量可是要远远强过王丹的,而且她的死亡时间也要比王丹晚很多,能量散去的程度也必然会比王丹少很多。从理论上来讲,她能被你复活的可能性也就更高了!”

    说完之后,月灵便拍了拍手,我才发现在我刚才和月灵对话的这段时间内,那些周围的安保人员已经将中央的金属球状物围拢了,并且每个人都在用碎石枪对准这金属球状物的连接缝隙处,一副准备要随时破坏球体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