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封少的掌上娇妻 > 正文 第1696章 家主不容易
    夏初七扑哧笑了起来,挑眉反问道:“所以你对我也很有信心?”

    封洵欣然点头,托住她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低声笑道:“当然,小丫头,我一直对你很有信心!”

    夏初七靠在他怀里低笑了几声,又好奇地问道:“对了,你跟小诺亚说你们封家的家训,我也不知道,你们封家的家训是什么?”

    “谨慎恪己!”封洵说到这里,淡笑着解释道:“谨言慎行,克制自律……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夏初七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低声重复了一遍,小声嘀咕道:“那我的个性,恐怕和你们封家的家训是完全相反了,如果我小时候在你们封家,会不会被你爷爷嫌弃责骂?”“当然不会,你这么可爱,我爷爷喜欢你还来不及!”封洵哑然失笑,摇摇头说道:“别忘了,我爷爷和你母亲是忘年交,他看过你的照片,所以才跟你母亲说要接亲的,说

    明那时候我爷爷就很喜欢你了!”

    “说不定是因为没见过我调皮捣蛋的模样……”夏初七吐吐舌,低声说道:“说不定后来会和我父亲一样,对我头疼,进而责罚!”“不会的,封家的家训虽然严,但爷爷也并非对所有人都这么要求!”封洵说到这里,唇角勾起一抹冷嘲的笑意:“比如你看封焱,他如果恪守家训,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

    “说的也是……”夏初七点点头,低声叹息道:“大概只会对继承人更加严厉,其他人如果放弃,大概就处于放养状态了……”“其实也不完全是放养,只是封焱情况特殊,爷爷已经对他完全放弃……”封洵摇摇头,低声说道:“但他体内流淌着封家血液,所以爷爷临终前才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放过

    封焱一条生路,顶多只是将他关进精神病院!”

    “我能理解你爷爷的想法,他并不希望看到你们封家人斗得头破血流!”夏初七轻叹一声,幽幽说道:“当一个大家族的家主,真是不容易!”

    封洵的爷爷不容易,封洵自己又何曾容易?

    “别说这些了,不早了,睡吧!”封洵扶起她的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就要带着她躺下来。

    手不小心晃到被她放在床上的那本《金银岛》,封洵眉梢微挑,拿起这本书疑惑地问道:“小丫头,你怎么还在看这本书?”

    “这第三把钥匙的最终谜底没有解开,我当然要继续看,说不定看着看着,就突然来了灵感,发现谜底了!”夏初七耸耸肩,笑着解释道。“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们现在已经有两把钥匙,这第三把钥匙迟早会被我们找到的……”封洵抚了抚她的后背,低声安慰道:“就像这第二把钥匙一样,我们到处去找,谁

    能想到,原来早就被白老太太悄悄藏了起来!”“是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夏初七点点头,在他的搀扶下躺了下来,眼看着他将那本金银岛收起来,连忙拉住他的手交待道:“别把书拿远了,就放在

    床头柜吧,我有空就看看,总能想到什么的!”

    封洵点头应了,将这本《金银岛》整整齐齐地放好,也拉开被子躺了下来,调暗了灯光,低声道:“好了,睡吧!”

    “晚安……”夏初七低低说了一声,就缓缓闭上眼。

    封洵也吻了吻她的额头,低笑着回应了一句“晚安”,也搂住她的身子一同闭上眼。

    这一觉,无论是封洵和夏初七,亦或是小诺亚,都睡得格外安稳。夏初七到底还是关心小诺亚的心情,第二天封洵去公司,她特意观察了小诺亚的状态,发现他一如既往的神采奕奕,就连下午陪着弟弟妹妹玩闹,也笑容满面,一点也不

    见之前玛丽娜所说的低落状态!

    看到他这样,夏初七倒是放宽了心,心中暗暗感叹,封洵的这一番谈话果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看起来已经打开了小诺亚的心结,让他能更加放松!

    或许是察觉到夏初七总是在观察自己,小诺亚忍不住摸摸脑袋问道:“堂婶,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夏初七摇头淡笑,揉了一把他的头发道:“我听你堂叔说,你昨晚洗了冷水澡,怎么样,没有感冒吧?”

    “没有,我身体好着呢!”小诺亚连忙挺起腰板,还学着电视里的健美先生,弯起自己的手臂,煞有介事地说道:“你看,我很快就可以练出肱二头肌了!”

    夏初七忍俊不禁,捏了捏他的手臂笑道:“的确好像有点肌肉了……”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不过小诺亚,你以后不许再洗冷水澡了,身体要紧,你现在年龄还小,就算心情不好,也可以换一种方式发泄,家里不是有一架钢琴吗?你

    可以弹琴发泄,不要对不起你自己的身体!”

    小诺亚听话地点点头,老老实实地答道:“是,堂婶,昨晚堂叔已经教育我了,我以后不会再洗冷水澡!”

    “乖孩子!”夏初七也没有多说,见他今天逗小泽和小姜儿没有用纸牌,不免好奇地问道:“怎么今天没有玩纸牌呢?”

    小诺亚讪笑了一声,低声答道:“我想了想,可以变其他魔术,还是不当着小泽和小姜儿的面玩纸牌了……”

    “是不是因为我和你堂叔昨晚说的那些话?”夏初七含笑问道。小诺亚刚想回答不是,却想到堂叔说他不应该对家人撒谎,想了想还是点头答道:“有点是的,不过不全是这个原因……纸牌虽然好玩,但小泽和小姜儿总是想拿纸牌,纸

    牌上面细菌太多,还是不适合给他们玩!”

    夏初七见他神色里没有郁闷,倒像是个想通了什么,点点头笑道:“这样也好,不过纸牌这玩意你如果想玩,自己也可以玩一玩……”“等什么时候乔尼叔叔来了,我再跟他请教!”小诺亚笑眯眯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