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全能神医 > 正文 第1482章 单独邀请
    陈坚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目标从未改变过,就是振兴中医。

    而且,陈坚也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

    三地都开回春堂,收杨智为徒,与同仁堂的合作,对同仁堂的坐诊医生进行培训,一直到现在的与戴新成他们进行交流,其实都是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戴新成他们也不过是来当地工作一段时间,这个时间段可能会是一年,两年,甚至是几年。

    可是,当工作时间到了,戴新成他们还是要回去工作的,他们都只是办理的工作前程,因为工作方面的安排,才来到这里当医生。

    不管是陈坚自己的徒弟杨智,还是对同仁堂的医生进行培训,以及跟戴新成他们的交流,陈坚对于中医医术与经验方面,从来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不管中医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发展的好,中医的根总是没有变过,这一点,国外的人都也承认。

    唯独面对宋在宇,陈坚会考虑很多。

    中医在他们那的确发展的不错,可是,三观不正的事出现了,发展的再好又有什么用?

    甚至,发展的好了,再闹出许泰亨他们做的这种事来,反而是养虎为患!

    可以说,许泰亨他们策划的事情,就是一个前车之鉴。

    不过,话说回来,宋在宇那里毕竟是在国外,而不是在国内,陈坚有心正本清源也是做不到的,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不仅仅是宋在宇一个人三观正确,而是需要和宋在宇一样的中医医生三观正确。

    想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可是,不管不问,什么都不做,则是永远也做不到正本清源的。

    陈坚会收宋在宇做记名弟子,其实是迈出第一步,宋在宇既然有心拜师,又三观正确,这一步就必须要迈出去。

    长时间的观察,完全可以看出宋在宇的三观,到底正确不正确。

    宋在宇的三观没有问题,就可以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万事开头难,陈坚此时做的,其实是在迎难而上。

    雷蒙德和多米尼,以及巴特是不明白收徒这件事的含义的。

    不过,他们却是在以另外的角度,在观摩今天陈坚远程指挥宋在宇施针治疗这件事,就是以一个外行,去看内行的角度。

    从一个外行的角度,他们都可以看的出来,陈坚的医术的确是相当高明的。

    经过这一次的治疗,朴太河废掉的这条腿,已经再次出现了明显的疗效,宋在宇以银针刺他的这条腿,已经很清晰的感觉到了疼痛。

    “下一次,给朴太河的治疗,换做常规治疗。”陈坚看着屏幕中的宋在宇,叮嘱道:“就是给那些二次救治性的病人的施针治疗方案,另外,告诉朴太河,我给他开的方子,他要继续服用一个星期。”

    陈坚远程指挥宋在宇进行施针治疗的事情,到这个时候才彻底结束。

    而此时,早已经过了多米尼这家中医院下班的时间,只是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而已。

    多米尼作为主人,肯定是要招待雷蒙德和巴特的,毕竟,他和陈坚昨天才去过雷蒙德的医疗中心。

    雷蒙德昨天请多米尼他们吃饭,是去的当地最好的餐厅,多米尼自然也是不能降低档次了。

    只是,多米尼换了一家酒店宴请雷蒙德和巴特。

    由于是晚上,并不需要再继续工作,当天晚上的晚餐上了酒。

    陈坚是绝对不会喝酒的,可这并不影响其他人。

    尤其是雷蒙德,似乎很是高兴,频频与多米尼碰杯。

    时间不长,雷蒙德和多米尼就喝干了一瓶红酒。

    多米尼的酒量明显不太行,喝到这个时候,已经酒意上涌了,说话稍微有点不利索了。

    “学术交流的事情,进行不进行,意义并不是很大。”雷蒙德在这个时候笑着说道:“只是,我这边巴特医生在进行的课题研究,陈医生给了读到的见解,所以,我希望陈医生明天能去我的医疗中心,与巴特医生再深入探讨一下。”

    “这事还是得问陈医生。”多米尼说道:“我说也没用!陈医生是我请来的客人,得尊重他的意见。”

    多米尼会这么说,并不出乎雷蒙德的预料,听到多米尼这话,雷蒙德立刻看向了陈坚,问道:“陈医生,明天去我的医疗中心,与巴特医生再探讨一番如何?巴特医生对你的医术,可是推崇备至的。”

    “这是在单独邀请我过去吗?”陈坚笑着问道。

    雷蒙德笑了笑,说道:“你和吉娜医生,是多米尼请来进行学术交流的医生,我把你们都邀请到我的医疗中心,就有些太不够意思了,我的想法是让吉娜医生在多米尼这边,陈医生明天一个人去我那边,这样一来,两边都有来学术交流的医生嘛!”

    “你考虑的还是蛮周全的。”陈坚笑了笑说道。

    看到陈坚没有答应的意思,雷蒙德对巴特使了一个眼色。

    巴特立刻就开口再次邀请陈坚。

    陈坚看了巴特一眼,说道:“你们两个都开口了,我要是不答应,就显得不近人情了,好吧,我明天早上过去!”

    听到陈坚答应下来,雷蒙德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晚餐结束之后,陈坚和吉娜两人没让任何人送他们回宿舍,而是决定溜达着回去,因为这家酒店离宿舍并不是很远。

    陈坚和吉娜每晚都会散步,多米尼已经一点都不奇怪了。

    “没想到,雷蒙德会单独邀请你过去。”吉娜在走出很远,确定雷蒙德他们都走了,并且没跟他们走一条路之后说道。

    “我也没想到。”陈坚说道:“我还特意问了一句,他的回答很明确,就是要我一个人去,意思也很明确,还是跟巴特探讨他所研究的课题,失忆症的治疗!”

    “看来,雷蒙德对巴特的课题研究,不是一般的重视。”吉娜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事有没有可能查清楚?”

    “不好说。”陈坚摇了摇头,说道:“我那天跟巴特探讨了不少,但是,并没有从医生和医术的角度去探讨,而是从另外的角度去探讨的,让我好好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