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子的挽歌 > 正文 第一四四零 激烈的争吵
    保双村蔬菜大棚的看护房内。

    我听见张宗亮让我离开张琳,而且神色认真的模样,也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支烟,坐在了房间里的一把木头椅子上:“关于张琳,你到底知道一些什么?”

    张宗亮听完我的话,犹豫了一下,随后微微点头:“我查过她。”

    “查到什么了?”

    “什么都没查到。”张宗亮停顿了一下:“你也了解我身处的这个圈子,白头翁、王帅、观音是三大巨头,现在我接替了观音的位子,虽然势力大不如前,但最起码也仍旧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以我的身份,去追查张琳的消息,竟然什么都查不到,这恰恰就是最可疑的一点,不是吗?”

    “你都查过张琳什么?”

    “你能想到的,我都查了。”张宗亮停顿了一下:“两年前,张琳的父母搬离了安壤,从此下落不明,而张琳自从当年从北j回来以后,没有任何的工作记录,名下也没有任何银行卡、房产、车辆登记,就连手机号的登记和开房、购票的记录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有身份,但是却完全没存在于世界上的人,同时她更没有跟曾经的同学和朋友联系过,似乎已经跟曾经的交际圈子彻底断了联系,我很难想象,一个生活如此空白的人,究竟是怎么生存下来的,而她这么谨慎的目的,就是为了什么,说真的,我不认为现在这个社会上,孤身一人可以生存下去。”

    “除此之外呢,你还查到了什么疑点?”

    “牛甫。”张宗亮停顿了一下:“你不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凭你的社会关系查不到这个人,很正常,但是没理由我也查不到牛甫这个人,如果按照张琳被抓时的说法,她是替牛甫拿货的,那么这个牛甫又能跟白头翁接触上,绝对不会是寂寂无名之辈,你也知道,白头翁之所以站在行业顶端,因为他走的都是大宗货物,从来不会向外放散货,那么一个能够跟白头翁接触,而且还有能力吃掉那么大宗货物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圈子里一点痕迹都没有呢,所以我怀疑,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牛甫这个人。”

    听完张宗亮的分析,我也感觉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有没有可能这个牛甫在与白头翁接触的时候,跟外界接触的时候用的不是一个名字?”

    “如果这个人真的存在,那么你这个猜测绝对是必然的,当初招认出牛甫这个名字的人,就是我帮你抓住的那两个白头翁手下的技术员,而他们现在又是我这边极为重要的力量,所以我肯定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跟他们反目成仇,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通过其他的渠道去慢慢了解。”张宗亮停顿了一下:“但是你也知道,如果我的怀疑不幸言中了事情的真相,而世界上如果真的没有牛甫这个人,那么张琳的身份,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不是吗?”

    “不管牛甫这个身份是真是假,但张琳身边是有人的。”我摆手打断了张宗亮的话:“或许牛甫这个名字是杜撰出来的,不过我确实见过张琳身边的男子,而且我们还发生过冲突,只是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这条道上的人,所以就没有跟他过多纠缠,不然当天晚上,我就把他扣下了。”

    “还真有这么个人?”张宗亮听完我的回答,表情微微有些意外,随后摇头笑了笑:“如果这样一来,那这件事情可就有点意思了,呵呵。”

    “不管张琳是什么身份,但是他身后的人,我必须给挖出来,你说得对,我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所以想要摸查张琳的身份背景,确实会很困难,所以这件事,你得帮我。”

    “韩飞,与其帮你调查张琳的身份,我更倾向于奉劝你一句,远离这个女人吧,她的身份,跟你想象当中的绝对不一样,你把张琳留在身边,就像是在抱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伤害到你的,我混迹这个圈子这么久了,从来就没看见过女人可以在这个吃断头饭的行业里,还能够混的风生水起且毫发无伤,而张琳的身份,明显已经偏离了我对女人在这个行业中对于的认知,而且她的身份还这么神秘,不知道为什么,张琳的身份总是给我一种很危险和不安的感觉。”张宗亮微微停顿,随后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我:“把她除掉,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除掉?!”听完张宗亮的话,我猛然抬头,眉心皱成了一个疙瘩:“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韩飞,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才能笑到最后,如果你连一个女人都无法舍弃的话,势必会反受其害的,张琳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不舍得放手,你早晚会付出鲜血淋漓的代价。”张宗亮眯眼看着我:“这种代价,或许你是承受不起的。”

    “你劝我除掉张琳,更多的是为了你自己吧。”我眯眼看向了张宗亮:“当初张琳是跟白头翁手下的技术员一起被你抓住的,而且她也知道白头翁手下的人如今在为你所用,只有将她灭口,所以你的身份才会被彻底的隐藏下来,对吧。”

    “没错。”张宗亮毫不犹豫的点头:“这的确是我劝你的理由之一,但并非全部,你要知道,张琳毕竟没有跟我在一起,所以她即使想动我,也未必能得到我的行踪,何况我的货一旦在市面上发售,白头翁是一定会注意到我的,而你呢,你每天都跟张琳在一起,所面临的危险要比我高出多少倍,你心里有数吗?”

    “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对周边的环境充满恐惧和不信任,也并非所有人都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我是不会伤害张琳的。”我停顿了一下,认真的看着张宗亮:“同时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去伤害她,我劝你别玩火!”

    “你没有害人之心,不代表其他人也不会害你。”张宗亮听完我这个回应以后,没再坚持他的理由,而是微微一笑:“但愿你的优柔寡断和这份善良,能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

    “这些事情,就不需要你替我操心了。”看见张宗亮这个让我感觉不舒服的表情,我微微皱眉,随后转身向门外走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东西没了,随时给我打电话。”张宗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

    我离开保双村之后,直接驱车回到了金海大厦的办事处,乘坐电梯上了楼。

    “韩总,你回来了。”我这边刚一下电梯,前台的一个女孩就起身对我打了个招呼。

    “嗯,我房间那个姑娘,没什么异常吧?”

    “没有,午饭的时候,我们送了工作餐过去,但是她不吃,我们按照她的要求,帮忙订了肯德基的外卖。”

    “麻烦了。”

    “没关系。”

    话音落,我迈步就向自己的房间那边走去,伸手敲了敲门,很快,穿着一条丝质内衣的张琳就把门打开了,无精打采的看了我一眼:“东西带来了吗?”

    ‘哗啦!’

    听见张琳的问题,我微微咬牙,随后掏出口袋里的塑料袋,扔在了门口的鞋柜上。

    张琳看见我的表情,不屑一笑,拿起了鞋柜上的袋子:“怎么,帮我去拿货,让你感觉丢人了,还是不自在了?”

    “我只是不想看见你这样堕落下去,但是我又无能为力。”我如实回应了一句。

    “韩飞,我给你讲一个道理吧。”张琳说话间,走到靠窗的桌边,从里面拿出了锡纸和一个用矿泉水瓶子,又拿着吸管和防风打火机熟稔的捅咕了几下,很快的就做出了一个自制的冰壶:“有时候你不要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圣人或者是救世主,这样的话,你虽然不一定能活的很轻松,但是心里最起码不会那么累,这是我多年来的心得。”

    看见张琳手法娴熟的摆弄着手里的东西,我心中五味杂陈,坐在床头上点燃一支烟,没有应声。

    ‘啪!’

    随着张琳按下打火机,矿泉水瓶子里面水花翻腾,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半晌后,张琳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随后身体后仰,靠在了椅子上。

    ‘踏踏!’

    看见张琳的模样,我迈步上前,拿起了桌上的橡胶吸管。

    “韩飞,你干什么!”张琳见我伸手,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

    “你知道吗,在我看来,吸d的人,都是脑子有病的傻逼,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可以毁掉那么多人,阿虎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他之所以吸d,是因为承受不住现实的打击,想要向傻子一样的活着。”我停顿了一下,开始挣脱张琳的手腕:“既然无法把你从深渊里救出来,那我就陪你一起跳进去。”

    “韩飞,你他妈疯了!”张琳感受到我手上逐渐加大的力气,两只手一起按住了我的手腕,开始跟我挣扎了起来。

    “你放开我!”我使劲挣脱了一下,把手从张琳的手掌中抽了出来,继续向那根橡胶吸管够了过去。

    ‘嘭!’

    张琳看见我的动作,一把拿起了桌子上的冰壶,特别用力的摔在了地上,水花一下子溅了满墙,张琳摔完冰壶之后,气急败坏的看着我:“韩飞,你他妈别犯病了,行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那你又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我的脖子上同样青筋暴起,对着张琳也吼了一句:“在你阻止我的时候,难道你就不知道,我他妈的也同样想要阻止你吗!!”

    ‘刷!’

    张琳听完我的话,把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我看了半晌后,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韩飞,我求你了,你别逼我了,可以吗,我们不一样,我们真的不一样,你为什么要折磨我呢……”

    “我们究竟哪里不一样?你的身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喘着粗气看向了张琳,一想起张宗亮要除掉她的事情,心情更加烦躁:“这么多年来,你究竟都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