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九零空间小神医 > 正文 第三二五章 许家来人
    “哪位?”

    电话里许久没有声音,陆致远有些奇怪,又问了一声。

    “陆、陆爷爷。”

    只一句话,安夏就控制不住地哽咽,她想起陆爷爷对她的种种好,虽然短暂,可那是真心实意地疼她,而她还做了那种事情,害的陆柏川提干无望,背上处分。

    这一世更是直接害得陆柏川转业,还不知道陆爷爷知不知道陆柏川转业的事情,安夏突然觉得,陆柏川现在这样对自己,可能是自己上辈子欠他的吧。

    “你是哪位?”电话里陆致远的声音有些朦胧,仿佛离得很远,可又亲切极了。

    “我叫安夏,我的外公叫安世昌。”

    陆致远呼吸一下急促起来,急急问道:“你是安珠的女儿。”

    “是的,陆爷爷,我外婆让我来拜访您,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空。”

    听到这话,陆致远立刻明白,他跟老安的约定要开始实现了,老安说了等自家外孙女安夏长大后,让她嫁给自己的大孙子,也就是陆柏川,女娃娃上门,就证明自己大孙子要娶媳妇了。

    可算等到这个小娃娃长大了,陆致远足足等了十几年啊,他还生怕大孙子哪天给自己领来个儿媳妇,还好还好,大孙子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

    “有空,我天天都有空,你现在来吧,爷爷好多年没见过你了。”

    陆致远对安夏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年那个五岁的小娃娃,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盯着自己手里的水果糖,明明很想吃,可老安不开口,这个孩子就不敢要。

    最后老安点头,女娃娃才拿了一颗糖,剥开糖纸就往老安嘴里塞,当时给他羡慕极了,怎么有这么乖巧懂事的小姑娘。

    所以他宁可让自己的孙子多等几年,也要等到这个小姑娘长大成人,老安也说了,等女娃娃到了结婚年纪,就带她来陆家。

    老安不在了,他心里特别伤心,当时他让小儿子专程去了一趟,随了礼就走了,不过现在女娃娃要跟自己孙子结婚了,陆致远的悲伤立刻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激动和高兴。

    陆爷爷还是这样,安夏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陆爷爷,我明天去看您行吗?”

    明天?明天也行,正好大孙子在,让两孩子见个面,挺好挺好!陆致远越想越喜滋滋,“那你明天早早就过来,啥都不用买,对了,爷爷家的地址是鲁巷地质大学家属院……”

    安夏笑着应下,陆爷爷的家她自然不会忘记,挂了电话,在小卖部几个嫂子打探的目光中,安夏付了电话费,又买了一根火腿肠,吃着回了家。

    现在她一个人,又不用花钱,伙食费也是林荣伟负责,可能是现在年轻,天天都想吃肉,她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亏空狠了,这幅身体多年没吃饱饭,荤腥更是难得一见,所以才长得这么弱不禁风,一米六五的身高,体重最多八十斤,瘦得浑身都是一把骨头,好在这几个月吃的还不错,头发没有以前那么暗淡无光了,只是身上的肉,还是没咋长。

    安夏看了看自己细长的胳膊腿,她并不喜欢过瘦的病态美,女孩子还是要骨肉均匀才好看,随决定以后给自己加餐,多吃点好东西才行。

    回去后,安夏打算做午饭,只是到了家门口,上房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妈,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林荣伟不光认下这个小贱人,还真的把她当女儿了,她才来一天,我就身体不舒服,昨天中暑一次,晚上还被她用菜汤烫伤了腿。”

    “老三,要我说你就是太好心,她是林荣伟在外面的私生子,妹夫怎么说认就认,把你当摆设呢?这是你们两人的家,得两个人一起说了才算,你当时咋不反对。”

    听声音安夏就知道屋里的人了,是许美凤的妈和她二姐,要说许美凤家里,除了许老爷子还算消停,其他都是不讲理的主,老太太当年在厂里可是有名的泼妇,跟厂里职工扯皮,还打过官司。

    而许美凤二姐就是个喜欢管闲事当家做主的人,嫁了个单位的大学生,在那个知识分子稀少的年代,木材厂的大学生几乎个个都提干了,许美凤二姐的老公现在是单位销售科科长。

    在这个计划经济的年代,买任何东西都是要批条的,所以许美凤二姐的丈夫那可是个十分吃香和有实权的位置。

    所以许美凤二姐早早办了个居家休息,拿着几十块钱不上班,在家玩。不光如此,因为他男人是销售科长,巴结他们家的人非常多,也养成了许美凤二姐习惯当家作主和跋扈的性格。

    “二姐,我咋反对,我能说不行?那荣伟一定觉得我这个人太狠心,肯定要跟我闹的。”

    “闹?他要是敢闹,让你二姐夫找人把他弄下去当工人,看他还敢不敢闹?他是拎不清自己能当干部是托了咱家的福吧,就他爸那个单位,现在工资都开不出来,当年要不是你把岗位让给他,他还在农村种地呢。”

    “好了,美丽,说这些干啥,谁让你妹就看上他了,真是造孽啊。”

    许老太见三姑娘变了脸,知道三姑娘不爱听这个,再加上二姑娘这些年太嚣张了,什么都往外说,也不怕祸从口出。

    “妈,收留就收留,不过就多一双碗筷,这家都靠林荣伟养活,我不会说啥。可我真觉得那个小姑娘是故意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心眼和算计,我站在侧面,她咋就把汤泼我腿上了,林荣伟被她哄得,甚至觉得是我出脚下绊子呢。”

    “反了他了!”

    许美丽砰地拍着桌子。

    “二姨,那个乡巴佬好讨厌,她就是狐狸精,把我爸爸迷糊地团团转,我爸爸为了她还要打我!”

    “什么?林荣伟要打你?他敢!”

    这下许老太怒了,林月娇可是她从小带大的,林荣伟敢动自己外孙女一个指头试试。

    “妹妹,你不能这么怂,欺负你就算了,连娇娇都欺负,不行,这是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过去,要让林荣伟给个说法,他的私生子不能留在你家。”

    安夏再也听不下去,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