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血儒生 > 正文 第145章 来的太少
    五月初一,杭州乍浦镇外,大雾。

    云州天气很少有雾气弥漫的时候,特别是在海边。但今日老天爷仿佛跟所有人开了个玩笑,大雾一直持续到辰时(上午十点)还没消散。

    根据候二带回来的情报,王植大军至少三万人已经汇聚到乍浦镇外十里左右,就是乍浦东北上次车麻子停船的乱石滩,因为那里是乍浦镇附近最容易靠岸的地方。

    远处的大雾中传来阵阵号角,可惜这引不来乍浦镇半点反应。因为雾气实在太大,大到三米外都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步,这样的天气走路都困难,如何杀人?

    “更换弓备用弦!”从早上到中午,只有半天时间。就是这半天,白袍军的所有弓弦全都疲软,拉起来和弹棉花的丝线一样,没有往日里清脆的“嘣!嘣!”声。

    幸好乍浦镇内有备用弓弦。从凉州带回的弓箭和弓弦不少,配上那些钨磁精钢弯刀,穿上皮甲藤甲,这才是颜子卿叫板王植的底气。至于说王植那边有没有备用的,那就要看运气。

    事实证明,老天爷有时候也站在好人一边。午时刚过,天突然放晴,弥天大雾像被罐子收走似的,半盏茶之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雾气消失后能够看到,倭奴中的弓箭手全都丢弃弓箭,手拿倭刀。很明显,他们被老天爷涮了一把。

    “三万人!”雾气一过,稍有经验者都能数清倭奴数量。三万人排成三个方阵,缓缓朝乍浦镇外列阵的白袍军压来。

    颜子卿的白袍军没有守在镇子里,因为对颜子卿来说,只有进攻才能发挥阵图威力。

    白袍军暂时没有分开,合为一个方阵。一千骑兵布置到最后方,已经靠近乍浦小镇,骑兵增加五百,因为伍云易从北方送来了马匹,部分白袍军士卒熟悉过后,勉强算骑兵——和原先那五百人是没得比的。

    骑兵之所以放到最后,是因为乍浦镇的地形高低起伏,的确不适合骑兵冲锋,放到最后算做预备队。

    最前面是一杆两丈大旗,一杆黄字红底镶金边的大旗,大旗被高高举起,太阳映照下,闪耀出一个巨大的“颜”字。

    颜子卿位于中军最前列,旁边是狼嚎等人和戚元俭,戚元俭身边还有几名铁甲武将,据说是戚家世代家仆,从北往南追随戚元俭到杭州上任。

    倭奴们的凶残,上一战的时候戚家家将和戚元俭都领略到了。虽然冲锋、搏杀比北方狄戎差些,但嗜血和残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次颜子卿带五千颜家军邀战王植,众人都以为对方也只来几千人。浓雾散去一看,三万人分三个方阵密密麻麻堆积在前方。众人面上看不出什么,心中却有些焦虑。

    几名戚家家将互看一眼:若事情无法挽回,无论如何也要把戚元俭救出去。

    对面王植大营。

    要说王植能纵横东海几十年,特别是十余年来打遍东海无敌手,真不是没有原因的。三个方阵比起白袍方阵虽稍显零散,但倭奴们面沉入水、眼神犀利,比起当初车麻子的那群水匪,根本不在一个层面。

    看到对面真的只有五千人出阵,王植不由得发出阵阵夜枭般的仰天狞笑:“颜家小狗!还真的当我王植是谁都可以捏的。”

    王家庄被清洗,王植没有爆发;两颗儿子首级被送回,王植没有爆发;十一个孙子首级被送回,王植没有爆发,这一刻,王植爆发了。

    原以为颜子卿打算设下陷阱,统合整个云州大军设伏来算计自己。王植什么人,纵横碧波的“东海王”,明知道可能有陷阱,他依然来了。

    没有全军都出动,只带了最精锐的三万人。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当着全云州人的面,把颜家满门活剐掉;王植要告诉全云州人:不管你们有多少,我只有三万;不管你们什么阴谋诡计,我一刀断之。

    在王植眼中,就算全云州的官兵都来到杭州府,就凭这三万人也能一并斩之。

    从上岸开始,王植就命令等候的海船回到海中间抛锚。所有小船都被划走——这个世界没有“破釜沉舟”这个典故,但“要么死要么活”这个简单的道理,倭奴们是知道的。

    而且在王植心中,从没想过会输。无论如何都会赢,那两百艘大海船停靠在岸边,还有必要?

    然而,他没想到,对面说是五千,就真的只有五千。五千……虽然看起来军纪不错,但往日里打败的那些官兵,战前哪个不是斗志昂扬、气势冲天?

    五千……颜家小儿真的认为靠五千人就能和自己三万精锐倭军作战?狂妄——不,已经不是狂妄,是疯子。王植内心哀叹:儿孙们惹谁不好,非要去惹这么个疯子!也是,除了疯子谁敢这样对待王家?

    王植座下七海将以及一众中层头领,看到颜家五千白袍孤零零站在对面,都露出嗜血的光芒。有的用舌头舔着刀刃、有的“呜呜”嚎叫、还有的做着各种下流动作,生怕其最丑陋的一面无法暴露在世人面前。

    “老大,弓弦受了潮!要不在等等?”有人提醒王植。但面对五千人的王植,已经不想再等。

    王植没理会提醒:“等个屁!给我杀,今晚我要在镇子里过夜,告诉兄弟们,破开镇子以后,鸡犬不留随便玩!”这就是屠城的宣言,王植明白,这是最能激发倭奴凶性的奖励。

    “老大说了,破镇之后,鸡犬不留啊!——杀!”“可以随便烧杀抢,杀啊——”……

    随着王植一声命令,三万倭奴右手持刀,左手持盾,迈开步子大步朝白袍军冲去。没有鼓点、没有战阵、没有队列、没有层次,倭奴们发出野狼般的嚎叫,凭借一股血气,冲向颜家方阵。

    “大哥,为什么这么做?”也许因为王伦的原因,戚元俭不知何时也跟着叫起了“大哥”,也许这样能显得和颜子卿更亲近。

    颜子卿知道戚元俭询问的意思:五千对十万,为什么要这么干?

    “我是要告诉全云州百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敌人是不能战胜的,没有什么苦难是不能克服的,没有什么事情,是想做而做不到的!倭奴,他们依旧是人,是人就能战胜,他们没什么了不起的!”

    “他们在这块土地上,烧杀抢掠十几年,早就失去了人性。这次我没有阴谋、没有诡计、没有手段、不会取巧,我要正对正,硬碰硬,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碾碎他们。”

    “我要让这群失去人性的野兽,一见到我白袍军就战栗——”颜子卿的话,让众人听得热血沸腾。是的,十几年来,云州百姓失去的不光是尊严和钱财,最重要的还有信心。

    只有在正面战场上,在敌我悬殊之下击破强敌,才能把“恐惧”的心魔,永远镇压下去。

    “可是,太悬殊了!”

    “是啊,他们来的太少!”颜子卿回答。戚元俭和众将……

    “弓箭手准备!——”眼看几里外的倭奴们开始冲阵,颜子卿一声令下,五千大军齐刷刷取下背后长弓,最后一遍整理弓弦,拿出箭支插到身前空地上。

    “发射准备——”一支支锋利的三菱箭被搭上弓弦,仰角对准前方。“发射!”

    “噗——” 随着传令官一声令下,五千只弓箭组成的箭雨像乌云一样划过天空,落到倭奴们的头顶。“噗嗤!”“啊!——”一道道弓箭入肉声此起彼伏,转眼便有近千人中箭倒下。

    两军对垒,弓箭的射击从来就不是依靠准确率。达到一定数量后,从来都是表现在面的攻击。

    “取箭,准备,发射——”根据往日训练,不管有没有射中,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有序进行。

    四轮弓箭射出后,一声“出刀”命令传来。白袍军丢开弓箭,拿出近身武器。

    短短四轮,倭奴倒下人数已接近三千,有的直接倒地身亡,有的受伤**不止。绝大多数倭奴看都没看倒地众人一眼,相反,他们愈加兴奋,因为已经前方就是敌人。

    “四象阵!准备!”颜子卿所谓的战阵,戚元俭等人从未见过,但从日常的训练中也摸索出端倪。在戚家众人看来只不过整齐点,没什么特别地方。

    “四象阵,冲锋!——”颜子卿身一声命下,冲锋在前,五千白袍军竟也朝倭奴们冲去。

    “颜家小儿!疯子——”王植和身边几名亲军海匪头领目瞪口呆,两军相隔五十米之后,颜家军不但没有结阵自保,反而朝这边发起反冲锋,简直自寻死路。

    “白袍无敌!——”苏定远的脑子永远比别人快半步,跟随颜子卿多年,早就在颜子卿手下摸索出了一点规律。每当战阵冲锋的时候,不知为何浑身都会充满力量。这次没喊什么“汉军威武”,趁此良机,苏定远第一次喊出了代表“白袍军”的口号!

    “白袍无敌!!!”口号喊出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身体一震,从天而降的力量、速度和精力,让人充满无尽勇气。

    “天神附体!!!”这是个别已经深深迷恋这种感觉的军士。后人知道白色粉末状的东西能上瘾,却不知阵图加持的感觉是那种愉悦的百倍,当颜子卿开启阵法的瞬间,白袍军气势发生惊天变化。

    “白袍无敌!——”五千白袍军带着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如惊天狂澜般横扫千军如卷席。明明还有十几米距离,可对面的倭奴们却从白袍军更加无可睥睨的脸上,感受到一股无边的震撼和冲击。

    刚才还凶残万分的倭奴,感受到对面白袍军冲天杀气,顿时气势一挫。

    “杀!——”颜子卿、狼嚎、棘奴、戚元俭、李铁牛,十几个身披重甲的猛将组成的箭头一头扎进倭奴军阵,由此揭开这场血与火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