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江湖枭雄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这一片,我都好使
    医院对面的街道上。

    “哎!小雨!你干嘛呢!”罗汉看见柴雨琪拎着板砖,气势汹汹的奔足疗店走去,一愣过后,迈步挡在了她身前。

    “你躲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拍了,你信不信!”柴雨琪话音落,拎着转头继续向足疗店走去。

    “不是,你要干什么呀。”罗汉自从下楼以后,看着走进足疗店的杨东,还有莫名急眼的柴雨琪,脑子已经有点不够用了。

    “捉奸!看不出来吗!你躲开!我今天肯定得把这个破店给砸了!”柴雨琪话音落,俏脸泛红的还要奔着面前的足疗店使劲,这一刻,杨东在她心中的形象轰然倒塌,在柴雨琪看来,杨东此刻的行为,完全是酒后失德所暴露出了本性。

    “刷!”

    罗汉看见柴雨琪向足疗店方向迈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行了,别闹了你,刚才东子说了,让我把你安全送回家,你在这出了问题,我没办法向他交代,走吧!”

    “你别拦我,不然我真拍你了!”此刻的柴雨琪宛若悍妇一般,再次对着罗汉叫嚷了一句。

    “别闹了,走吧!”罗汉语罢,拽着柴雨琪就往车边走,而他的力量肯定不是柴雨琪一个小丫头能够抗衡的,所以他根本没理会这个小姑娘的挣扎,强行拉着她停车的方位走了过去,罗汉是一个对感情比较木然的人,最近一段时间,也没看出杨东和柴雨琪之间的“爱恨情仇”,不过在他的印象中,杨东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酒后去风月场所的举动的,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杨东可能是准备甩开柴雨琪办什么事,毕竟柴雨琪是柴华南的女儿,杨东有事避开她,也在情理之中。

    足疗店内。

    杨东站在门口,顺着玻璃门粗略扫了一眼被罗汉拦住的柴雨琪,低头点燃了一支烟。

    “哎,小伙儿,你到底找不找人儿啊?”吧台后面的老板娘见杨东在门口站了半天,有些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你们这,有没有按摩师?”杨东听见老板娘的声音,转过了身:“正规的那种!”

    “呵呵,你真能开玩笑,你看我这个小门脸,像是能做正规按摩的地方吗!”老板娘笑着斜了杨东一眼:“我们这只有白天能做按摩,晚上这个时间,是有出台的姑娘了,你要是找人,我就去把人叫醒,你要是不找,就抓紧走吧,一个男的站在门口,耽误我生意。”

    “行,找一个吧!”杨东略一思忖,点了点头,他这个行为,也无非是想让柴雨琪对自己产生反感,打算从一些末微的细节上淡化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毕竟柴雨琪此刻还在门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冲进来,如果到时候撞见杨东在门口干坐着,那他的计划肯定就失败了。

    “岁数大的一百五,岁数小的三百,找啥样的?”老板娘轻车熟路的开口。

    “三百的,我这么年轻,也不能亏了自己啊。”杨东咧嘴一笑,掏出三张钞票放在了桌子上,他不是一个纯情少男,也没有什么精神洁癖,加之最近这两年也总跟毕方和二力那些混子们掺和在一起,所以对于找姑娘这些事,并没有什么抵触心理。

    “你去里边那个房间等着吧,姑娘马上就到。”老板娘收了钱之后,指着走廊那边的方向开口指了下路。

    ……

    杨东在足疗店里找了个姑娘,完全是为了防止柴雨琪冲进门内,所以就假戏真做了,加上之前在酒桌上听吴定远聊了几句不正经的话题,再被足疗店的氛围一烘托,所以他还真动心思了。

    此刻在足疗店门外,柴雨琪手里的板砖已经被罗汉夺走扔了,人也被拽到了车边,毕竟凭柴雨琪的那点力气,想要跟罗汉抗衡,根本没什么竞争力。

    “咣当!”

    罗汉走到g63旁边呢,伸手拽开了车门:“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要进去上厕所!”柴雨琪跟罗汉撕吧了半天,发现自己真整不过这个身材壮硕的王八犊子,指着烧烤店开口:“我去卫生间,你总不能也拦着我吧?”

    “行,你去吧!”罗汉听见柴雨琪开口,松开了她的胳膊,同时挡住了通往足疗店那边的去路,因为罗汉也喜欢喝酒,所以在医院这阵子,也经常来这家烧烤店,知道这里没有后门,也就放下了戒心。

    “呸!狼狈为奸!”柴雨琪被罗汉松开之后,甩了一下被拽得有点疼的手腕,转身走进了烧烤店内。

    “今天晚上,这到底是唱哪一出呢?”罗汉看着消失在烧烤店里的柴雨琪,还有走进足疗店里面不出来的杨东,一脸懵逼的自问了一句。

    “他妈哒!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包括我爸!”柴雨琪走进烧烤店之后,站在了卫生间外的洗手池前,小胸脯剧烈起伏的掏出了手机,翻找着通讯录:“王八蛋,老娘长得这么美,你都不跟我玩,竟然去找那些乌七八糟的女人,气死我了!”

    柴雨琪借故走进卫生间,就是为了找个机会打个电话出去,可是等她在手机里翻找出雷钢的名字之后,又产生了短暂的犹豫,在这之前,愤怒至极的柴雨琪本来是想着给雷钢打个电话,叫他来砸了那家小足疗店出气的,但是转念一想,如果雷钢真的带人来了,那么这件事情的起因必然会传到柴华南,甚至于李俊茹的耳朵里,或许柴华南能对这种事有一定程度上的理解,可是李俊茹倘若知道了这件事,自己跟杨东之间,肯定就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这么多年来,哪怕是柴华南当年的鼎盛之时,也从来不敢去乱扯男女关系,或者说永远都将保密工作做到了最好,而柴雨琪也没少因为这些事,在柴华南那里讨要“封口费”,李俊茹是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所以对于这些寻花问柳的事情,始终让柴华南讳莫如深,李俊茹既然能对自己的老公管控的那么严,自然也不会接受一个有污点的未来女婿。

    “特么的,你在外面拈花惹草,还得让我在这里给你擦屁股,哎呦,气死我了!”柴雨琪站在镜子前面,越想越气,最后灵机一动,直接退出通讯录,拨通了一个号码:“喂,110吗,我要报警,嗯,我要举报卖淫嫖娼,地址在……”

    几分钟后,柴雨琪走出了烧烤店,斜眼看了一下烧烤店的方向,随后撩了下头发,随即拽开车门坐了进去:“走吧!”

    “好!”罗汉见柴雨琪终于不闹腾了,满心欢喜的从另外一边上车,驾驶着奔驰大g离开。

    ……

    足疗店内。

    杨东坐在一个只有一张床,而且亮着粉色灯光的插间内,等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左右,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拽开了房门:“你好,是你这个屋里叫的姑娘吧?”

    “对,是我!”杨东打量了一眼女孩,年纪大约十岁左右,身材纤细,长相清纯,还算比较满意,随即点头应了一声。

    “大哥,你确认,真是你吗?”女孩看着杨东,微微怔神。

    “怎么,没服务过我这么帅的?感觉捡到宝了,是不?”杨东刚刚在门外见风之后,此刻也有些酒力上涌,在微醺的状态下跟女孩开了个玩笑。

    “帅不帅的咱们先不说,我主要是没服务过残疾人。”女孩伸手指向了杨东打着石膏的左臂:“大哥,你是在医院里跑出来的吧,都这样了还来找姑娘,你这么大瘾吗?”

    “话多了昂!”杨东听完女孩的话,顿时无语:“快点的吧,我一会还得回去打吊瓶呢!”

    “行,那我帮你吧,我看你这样,脱衣服应该也挺费劲。”女孩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随即开始上前帮杨东脱衣服。

    很快,杨东这边就只剩下了一条内裤,女孩的睡衣也随之滑落,一丝不挂的站在了杨东面前。

    “大哥,你确定,你这胳膊真能行吗?你可别出现什么问题,再给我赖上!”女孩看着杨东受伤的左臂,再次确认了一句。

    “怎么着,你见过用胳膊的?”血气上涌的杨东反问一句。

    “也对,那来吧!”女孩闻言一笑,迈步上前。

    “咣当!”

    与此同时,插间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后两名身穿警服的民警,快步走进了房间内,同时一声暴喝:“都别动!警察扫黄!”

    “啊——”

    女孩一声尖叫,拿起衣服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杨东看着进门的警察,也当场呆愣。

    “哎呦,都这样了,还出来扯犊子呢?”一个警察看见杨东打着石膏的左臂,十分无语的开口。

    “大哥,我说我还没干呢,你信么?”杨东比警察还无语的反问了一句。

    “你干不干的,这同样是违法行为,懂吗!”警察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杨东和女孩,冷声呵斥了一句:“把衣服穿好,跟我们走一趟!”

    “哎呀我去,这么倒霉吗?”杨东听完警察的话,十分憋屈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开始穿起了衣服,同时看着旁边那个女孩:“老妹,商量一下,你再帮个忙,给我把衣服穿上呗?”

    “……”

    五分钟后,杨东和足疗店老板娘,以及那个女孩一起被带离了足疗店,乘坐警车离开。

    ……

    足疗店所在地的辖区派出所,民警办公室内。

    杨东因为左手打着石膏,所以没办法戴手铐,正坐在椅子上跟办案民警不断解释着:“大哥,我今天晚上真的就是因为喝了点酒,内心当中稍微有点小冲动了,不过天地良心,我连裤衩子都没脱呢,你们就进门了,我真啥都没干!”

    “不管你干没干,但是你的行为都已经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坐在杨东对面的民警看着他一脸憋屈的样子,也不禁莞尔:“而且你也点背,刚赶上我们今晚大扫黄,而且上面又刚刚下达了拘留指标,你这个属于未遂,情节较轻,罚款就免了,进去蹲三天吧,就当长教训了。”

    “大哥,我能打个电话吗?”杨东听说自己得因为嫖娼蹲拘留,脑瓜子嗡的一声。

    “我们会通知你家人的,别打了。”

    “哥,通融一下呗。”杨东一脸恳求的开口。

    “行,打一个吧!”因为杨东犯的事不大,民警看见他一脸苦逼的模样,笑着点了下头。

    “哎,谢谢!谢谢!”杨东连连道谢之后,拿起桌上的手机,直接拨通了孙建勋的号码,但偏偏赶上孙建勋当晚在出任务,手机已经关机了。

    “哎呦我去,这也太点背了。”杨东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关机提示音,心中更憋屈了,他虽然是江湖人士,可毕竟嫖娼被抓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除了孙建勋,他肯定不能因为这些事给柴华南他们打电话。

    “行了,电话打完了,手机交上来吧!”民警见杨东的电话没打通,催促了一句。

    “等等!我再打一个!”杨东在这一瞬间,忽然想起了半个小时前,自己跟吴定远分开的时候,对方说过的那句“有事给我打电话,这一片,我都好使!”

    一念至此,杨东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吴定远的号码。

    “嘿~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杨东这边的电话刚拨出去,隔壁办公室随即传出了一阵手机铃声,正在签署拘留通知书的吴定远,看见自己响铃的手机,醉眼朦胧的抬头看向了办案民警:“哥们,我接个电话,行吗?”

    “别接了,先签字吧!”民警随手将吴定远的电话按成了静音。

    另外一个屋里。

    “我都让你连续打了两个电话了,你是不是得懂得适可而止啊?”坐在杨东对面的民警看见他再次挂断电话,开口问道。

    “唉……可能这就是命吧!”杨东听着手机听筒内传出的忙音,一点脾气没有的把手机交了上去:“哥,蹲三天啊?”

    “对,签字吧。”民警直接递过了拘留通知书。

    “我这个胳膊都这样了,没有点特殊照顾吗?”杨东比划着带伤的手臂,做着最后的负隅顽抗。

    “你这是治安拘留,又不是刑拘,审核没那么严。”

    “在哪签名啊?”

    杨东拿起钢笔,彻底放弃了抵抗。

    ……

    十分钟后,杨东在民警的带领下,坐进了一台警用面包车内,此刻车里已经塞满了好几个人,全是今晚扫黄行动抓来的“难兄难弟”。

    杨东坐进车里之后,又有两名警察押着一个人向车内走来,站在车边后,警察看着那人:“确定你家里没有可以通知的家属,是吗?”

    “一共就五天拘留,还通知啥呀,我手机里有个号码,备注是杨东,你们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给我存点监币就行。”那人说话间,抬头向车里扫了一眼,一愣过后,微微摇了摇头:“算了,不用打了!”

    “远哥,你这是……”杨东看着手上戴着铐子的吴定远,情绪濒临崩溃。

    “唉……大意了。”吴定远挠了挠头,迈步坐进了车内:“没事,放心吧,进去之后,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字,看守所那一片,我都好使!”

    “快拉倒吧,再提你的名,我怕我死在里面!”杨东看着吴定远,毫不犹豫的回应了一声。

    【ps:本章四千五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