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沙漠帝皇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时臣!都是你的错!
    “assass被杀了。”

    刚刚从另一侧逃出远坂家宅的言峰绮礼,感受到了自身与百貌的契约断开,便立刻将这个事情告诉了身边的远坂时臣。

    以流畅清朗的嗓音,视线掠过红宝石手杖上已经碎裂的宝石,远坂时臣立刻出声道:

    “继续转移离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张白色的骷髅面具骤然在两人的身前浮现了出来。

    言峰绮礼在下意识产生了“是自己的从者assass”的判断后,又被“assass已经死亡”的判断干涉,意识到眼前这骷髅面具的主人并非自己的从者,而是杀死了自己从者的敌人。

    没有任何犹豫,他的右手松开了十字架,没有理会还没来得及治愈的伤处,从上衣里抽出新的黑键。

    消耗了令咒强化身体的魔力仍有小半,在这种危险状况下,言峰绮礼只能选择硬拼。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魔力注入了黑键剑柄之中,凝聚出锋锐的利刃——

    砰——

    脚跟用力,爆发出强劲的推力,在地面骤然凹陷的砰响声之中,言峰绮礼的身体冲了出去。

    “!!!”

    低喝一声,八极拳的用力技巧运转,从脚跟延出的强劲力量在腰侧转腾了一圈,最后汇聚在握着六把黑键的双手上,以强大的爆发力,向着静谧的身体刺了过去,宛如野兽的利爪。

    “异端。”

    看着冲来的言峰绮礼,静谧仅仅只说了一个词。

    阿萨辛教团,或者说阿萨辛教派,本来就是一个一丝兰教什叶派的再分支派系。

    对于作为阿萨辛教团首领的她来说,逊尼派的成员是异端,基督新教、天主教这些,自然也是异端。

    作为天主教的组织,圣堂教会的成员,对于静谧来说,就是异端分子。

    而且,一个人类,与自己战斗?

    不知死活。

    哈桑是纯粹的暗杀者,凭借磨练身体和精神而获得的技术来抹杀目标。

    即使她是特化了毒杀,但在近身战斗之上,作为从者的她,也要胜过普通的人类。

    短匕在手指间游曳,剧毒在身体流转,随着她的动作而向外散发。

    呼——

    身躯若隐若现,静谧的身躯以极快的速度、远超言峰绮礼的速度,静谧的身躯来到了言峰绮礼的身边,轻易地躲过了言峰绮礼的重拳。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言峰绮礼本来就向前重斩而出的黑键,却再次爆发——

    不,不是再次爆发,开始的斩击还留有余地。

    静谧看到三柄黑键斩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一点。

    然后——

    “没用的。”

    若是以普通人类的角度,或者说用在被她斩杀的哈桑们的身上,这一招可以很轻易地斩杀他们,但是对她

    不行。

    被秦人吞噬再造出的镜像,都会因为秦人强大的力量而被强化。

    但是这些镜像从者们并没有被强化,秦人刻意将强化的部分削除,保留他们从者原来的强度。

    她并没有比被吞噬之前更强。

    但是,饶是如此,她也是拥有a+级的敏捷——常人五十倍的敏捷,最高可以爆发到常人的百倍。

    不需要任何爆发,面对言峰绮礼的攻击,静谧赤着的双足足尖轻轻一抵,身躯十分轻易地闪躲开来,正好躲过了言峰绮礼斩出的黑键。

    也躲过了远坂时臣蓄谋已久的火焰魔术的袭击。

    然后——

    笼罩着剧毒的双手,从言峰绮礼的身后抱住了他,恐怖的剧毒瞬间蚀穿了那来自令咒,但在激烈的动作中已经所剩无几的魔力强化过的身体。

    然后,那尖锐的短匕,也刺穿了他的背脊,刺入了心脏。

    “唔——”

    双眼圆瞪,言峰绮礼嘴边一红,从喉咙里逆流出了鲜血。

    被剧毒迅速侵蚀的身躯,以极快的速度变得虚弱起来。

    言峰绮礼的意识,正在快速消失。

    而在他最后一缕意识消失之前,一颗黑色的奇点在静谧的唇边浮现出来,宛如锁链般的触手,在黑色奇点扩大成漩涡的时候,从里面伸出,将言峰绮礼的身躯捆绑扯入了其中。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偷袭招数失败,这样的状况,远坂时臣也不再拖延,以严肃温厚的嗓音沉声道:

    “以令咒谏之,英雄王——”

    金光闪烁,一个人影骤然出现在了远坂时臣的身前。

    镜像拉美西斯二世高举起手杖的瞬间,吉尔伽美什的身躯和天之舟维摩那一同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但是,他似乎并没有任何停顿的动作,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状况。

    在他高举起手杖的时候,那只被漆黑所吞噬的公羊船首也随着他身下的暗夜太阳船的转动而转向,漆黑的力量在公羊之前汇聚出黑色的眼状纹路。

    而与此同时,他的背后,那漆黑的神殿群,再次浮现了出来。

    在大神殿中央,那让人联想到魔术回路的无数光条,自中央神殿的王座之上,在地板、墙壁、天花板上一条又一条地浮现出来。

    已经被漆黑、邪恶的力量侵蚀的中央神殿中,瞬间就充满了魔力的光辉。

    巨大的“丹德拉大电球”化为天空的愤怒开始鸣动。

    嗡嗡嗡——

    并不是莹蓝色,也并非湛蓝,也不是闪耀的辉白,而是漆黑的雷霆。

    暗夜太阳船之上,从公羊首之前的眼状纹路上,无数条漆黑的光束释放出来。

    但是,在那丹德拉大电球射出的黑色光雷之前,显得无比渺小。

    令人震撼,令人骇然的黑色光雷,在漆黑光束的簇拥之下,发射了出去。

    而目的地——

    远坂宅邸。

    “时臣!你这个蠢货!”

    吉尔伽美什在现身的瞬间,便爆出了一句怒骂,与此同时,一柄长枪从他身周的光之涟漪中浮出,射向了静谧

    因为静谧的威胁,在不得已之下才使用令咒的远坂时臣,虽然知道可能会引来不满,但是根本没想过会迎来这样的怒骂。

    但是,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再继续理会他。

    在他的身周,无数的光之涟漪泛起,一面面毫无疑问能够与宝具媲美的华丽盾牌从巴比伦之门中涌出。

    而与此同时,躲过了吉尔伽美什攻击的静谧,身体迅速后退。

    但是,还是来不及。

    漆黑的光雷,已经到来。

    ps:是的,就是时臣的错。(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