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沙漠帝皇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毫无悬念的胜利
    看着冲出了大厅,冲到庭院中的哈桑,屏住呼吸的言峰绮礼,双手同时摊开,手中的黑键被甩落。

    取而代之的是掏出的十字架泛起微光。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以福音书的内容为进行洗礼咏唱,体内生出的魔力转化为治愈效果,但饶是如此,言峰绮礼的脸上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

    在痛苦中,言峰绮礼依旧冷静地做出判断,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用那经过秘迹加持,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了低级魔术礼装的程度的布料把自己的嘴巴和鼻子都紧紧捂住。

    他透过外套来呼吸,痛楚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减轻。

    毫无疑问,这毒雾是一种诅咒类的东西。

    圣堂教会不使用“魔术”,而是使用称之为“秘迹”的东西,和魔术大同小异甚至相同的另一种称谓的技术。

    虽然及时使用了洗礼咏唱来遏制毒素继续入侵,但是,在从者宝具的面前,根本无法作为抵抗。

    那简单的治愈屏障,在瞬间就被侵蚀性的毒雾所撕裂,别说稍微呼吸一下,就算只是张开嘴巴念出咒文,没有吸入空气,嘴巴和口腔的深处也会传来爆发性的剧痛,让他的视野变得朦胧。

    “绮礼!喂,振作一点!绮礼!”

    凭着还能撑一段时间的魔术礼装屏障,远坂时臣分出了一点心思到自己的徒弟言峰绮礼的身上,看着对方勉强地睁开眼睛,远坂时臣沉声道

    “……绮礼,总之我们先逃离这团雾!”

    说话的时候,他的左手挥动,进行了一工程的魔术。

    魔力涌动着,强化了他的身躯。

    瞬间,他的就强化到堪比普通人中最强大的运动员。

    “我明白了!”

    没有丝毫犹豫,言峰绮礼也使用了强化。

    但是,维持向十字架注入魔力的绮礼,并没有余力再进行第二个咏唱,所以,他选择了——

    令咒。

    这蕴含着强大魔力的结晶,用在从者身上是最划算的,但是,同样也可以当做一块储存了魔力的能源块,就像远坂家的宝石一样,需要的时候消耗掉。

    最后一划令咒的纹路在言峰绮礼的手上消失,言峰绮礼的身体骤然被强大的魔力所填充,强化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仅仅是表皮,就能够抗击子弹。

    被强化的,自然不是只有皮肉的坚硬,还有身体的爆发能力。

    右手握着十字架,言峰绮礼立刻选择了记忆之中最近的、不经过庭院能够通向外界的路线奔跑起来。

    在令咒的魔力消耗殆尽之前,获得了强大抗魔能力的言峰绮礼,已经能够抵抗毒雾带来的伤害,视野也脱离了毒雾的侵蚀,再次变得清晰。

    远坂时臣和言峰绮礼两人,快速地逃出了远坂宅邸,逃出了这座堪称要塞的工房,没有任何留恋。

    深知从者之强大的两人,根本不会产生继续利用工房作为阵地抵抗从者这种想法。

    如果是别的就算了,在这种毒雾面前,固守工房就是等死。

    远坂宅邸之外,庭院之中。

    “真是,还要挣扎一下,浪费力气而已。”

    一个戴着骷髅面具,有着紫色中短发的女性,低语了一句。

    而以她为圆心,庭院中的生物,尽数死去。

    无论是坪草、还是昆虫、还是细菌或者更小的微生物,都尽数死去,在毒雾之中消融。

    静谧之哈桑,其宝具,除了精准对目标的毒杀,还能稀释以毒雾的形态放出。

    这样的毒雾,即使是强大的魔术师,也难以抵抗。

    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

    那两人的应对手段,是正确的。

    但是,面前的,这在自己之后的,哈桑之名的最后继承者的应对方式,就愚蠢至极。

    “你,果然没资格成为哈桑。”

    镜像静谧看着仿佛冲锋一般,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手持匕首短刀的百貌们,低声道。

    身体微微一侧,躲过了从背后和左侧、右侧三个方向飞来的十三柄匕首和短刀之后,镜像静谧的身躯继续宛如舞蹈一般在庭院中舞动,释放着魅惑。

    她的能力之一——

    静寂舞步。

    能够以接近工程魔术的方式,以魅惑的动作组合成的舞蹈,来魅惑观察她的人,同时,也是她让自己的宝具——妄想毒身以毒雾的形式释放出去的方式。

    虽然魅惑的等级效果不强,比起稀释过的毒雾的强度来说要更低一些,一般的魔术师都能够抵抗,但是随着静谧的舞蹈,百貌哈桑之中的许多个人格,动作稍微迟滞了一下。

    但是,也有不少人格,并没有被魅惑到。

    百貌哈桑,将“多重人格”的传说升华为宝具的他们,每一个人格都是相对独立的,性格都各不相同。

    女性人格大都不会被静谧魅惑道,而男性人格之后,也有一些不近女色甚至对女性完全无感。

    冲向静谧的四十几个人格之中,有接近二十人并没有被魅惑效果影响,快速地冲到了静谧的面前。

    但是——

    “太弱了。”

    即使有着言峰绮礼的令咒强化过,但是妄想幻象分出一个人格就会少一份力量的特性,让百貌们在静谧的面前,显得孱弱无比。

    宛如砍瓜切菜一般,镜像静谧灵活地,以身体贴着身体、仿佛险之又险的动作,躲过了一道道攻击,手中的短匕割开了几个百貌哈桑的喉咙,刺入了他们心脏般的灵核中。

    但是,倒下的却有十几人。

    和稀释过的毒雾不同,被她触碰过的生物所承受的毒,是稀释过后的百倍之多。

    那些被她以“险之又险”的动作贴身闪过的百貌哈桑,身体以极快的速度,仿佛被高温触及的泡沫般,在瞬间就被腐蚀掉大半个身体。

    而那些被她魅惑的舞蹈所迷惑住的,即使只是瞬间,身体也已经开始了腐蚀。

    她的静谧舞步,不仅仅是魅惑,还拥有无论是从上还是精神上削弱对方抵抗能力的效果。

    只是迟了一瞬,他们的身体就被毒素长驱直入,侵蚀了超过五分之一。

    顺手斩杀了最近那几个百貌哈桑之后,镜像静谧以流畅而魅惑的静寂舞步,腾转挪移到了他们的身后,或是宛如恋人般轻触他们的身躯,或是温柔的将短匕推入他们的心脏

    当静谧的舞步停下的瞬间,围拢过来的最后一个百貌哈桑,身躯倒在了地上。

    “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静谧以漠然的视线注视着倒在地上的百貌哈桑们,她的毒雾对付个体实力不强,仅有数量的敌人时,就是信手拈来。

    随后,她的足尖轻抬,踏在死去的百貌人格尸体,每一步踏出,都会有一个黑色的奇点出现,然后扩大,将百貌的尸体扯入其中。

    毫无悬念的胜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