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沙漠帝皇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导演我要加盒饭
    “你是谁?”

    因为rider的反应而警惕起来的韦伯,谨慎地询问道。

    “我?”

    金发青年,秦人笑了笑:

    “第一次见面,我是圣杯战争的监督者,伊兹尔·布里西桑·克莱涅尔斯。”

    “魔术协会这边的监督者吗?”

    韦伯微微一愣。

    “小子,是熟人吗?”

    伊斯坎达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是监督者啦,监督者,圣杯战争的。”

    韦伯向他解释道:

    “圣杯战争是在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监督下进行的,圣堂教会派出一人,魔术协会派出一人,互相牵制、监管圣杯战争的进行和处理圣杯战争中发生的事情。”

    说道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昨天机场方向的森林那里发生的事情,也是由监督者负责处理的。”

    “监督者啊”

    虽然韦伯做出了解释,但伊斯坎达尔的声音却没有放松下来,他还是感觉眼前这个青年有些不对,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并不是畏惧,就是感觉不对劲,非常违和。

    就在这个时候,他赫然发现,对方的目光转移到了还处于灵体化状态的他的身上:

    “这就是rider吧,幸会。”

    不对!

    视线对上的瞬间,伊斯坎达尔的心中一震,他似乎见过这双眼睛。

    而对方的视线,也并没有面对声名远扬但只是第一次见到的人物时的感觉。

    这人和他很熟悉!

    至少是他曾经见过的人。

    伊斯坎达尔差点忍不住实体化,与对方当面进行对质。

    但是,这个时候,对方伸出手指,挡在嘴前:

    “rider先生,圣杯战争需要隐秘行动,请不要随意在公共场合进行实体化,我不想使用大规模的心理暗示魔术来处理后事,然后”

    “有一个消息要传达给各位参加圣杯战争的御主,此次圣杯战争之中,有人对灵脉动了手脚,进行了违规召唤。”

    秦人十分称职地扮演着一位监督者:

    “除了正式的七位不同职介的servant之外,还有人召唤了相同职介的其他从者。”

    “也就是说”

    “现在,圣杯战争的从者不只七个?”

    韦伯略带惊讶地问道。

    “是的,我们现在正在追查对灵脉动手的人是谁,但是也已经确定了,这次违规召唤出的从者,一共有八个。”

    “八个!?”

    因为太过惊讶,韦伯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起来。

    圣杯战争一共才七个从者,但是这一下就多了八个!?

    “也就是说——”灵体化状态的伊斯坎达尔出声道,“一共有十五个来自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英雄们出现在这场战争里?真是奇妙!”

    两人完全没有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任何不满,甚至隐隐感觉到了一股兴奋?

    “是的。”

    大帝的表现,让秦人也不由得刮目相看,随后,他点了点头,继续道:

    “对于此次违规召唤的servant,属于意外事项,我这边虽然会一一通知各位御主,但是圣堂教会的监督者要召集各位御主进行集中讨论,请各位今晚派出自己的使魔到冬木教会”

    “那么,言尽于此,两位,我先离开了。”

    说完,秦人转过身离开,进入人潮,消失两人的视野之中。

    “违规召唤吗?”韦伯右手摩挲着自己没有半点胡茬的下巴,“rider,之前的状况也能解释了。”

    而伊斯坎达尔并没有回他的话,而是说了另一句话:

    “喂喂,小子,遇到其他的servant了!还是两个!他们也穿着现代的衣服!!!”

    “你在说什么啊?你就那么想要现代的服装吗?等一下,你说什么,两个从者?”

    韦伯似乎才反应过来,抬起头,视线转向rider所说的方向。

    视野之中,一个没穿内衬,只穿着黑色外套,袒露胸口腹部的棕发褐肤青年,正在街道上慢慢行走,在他的侧后方,是另一个褐肤的少女跟随在后。

    “真的有!?”

    韦伯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似乎有些太多了。

    远坂宅邸,地下工房中。

    远坂时臣非常头疼:

    “八个额外召唤的servant!?”

    即使信条是“秉承优雅”,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绷不住了。

    就算是以往的三届圣杯战争,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态。

    十五个servant!?

    这是什么情况。

    “圣杯还没有降临,是怎么知晓会有‘八’个从者这么详细的数字的?”

    远坂时臣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是魔术协会的监督者,布里西桑家通知我的。”

    在远坂时臣身边的黄铜喇叭中传出了他的合作者,神父言峰璃正的声音:

    “但我们这里也可以确定,灵脉出现了异常,灵脉中的大源魔力正在被大量抽取,目前的状况来看,可能和海上漂浮的大神殿有关。”

    “能够建造出那种程度的‘神殿’的宝具到底是埃及的哪一位法老?”

    那看上去就和金字塔别无二致的光辉复合大神殿,远坂时臣就是再傻也不会认不出来。

    “难道说,是那个大神殿的主人额外召唤出了复数的从者吗?那些从者都受到了大神殿主人的支配?”

    远坂时臣做出了最糟糕的猜想。

    “很有可能,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现代的魔术师,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有神代的英灵、神代的魔术师能够做到了。”

    言峰璃正的声音通过宛如留声机一般的黄铜喇叭传出:

    “那么,布里西桑家那边又是怎么知道有八个额外从者的?”

    “说不定是布里西桑家支使了第七个御主,那个建造大神殿的从者就是第七位从者。”

    远坂时臣握紧了那镶嵌着宝石的手杖。

    “现在,御主的身份基本已经确定了。”

    “爱因兹贝伦家。”

    “间桐家。”

    “还有我远坂家。”

    “再然后就是向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妥协预留出的名额。”

    “绮礼。”

    “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

    “还有rider的御主,那个三流魔术师韦伯·维尔维特。”

    “最后的一个,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

    听着他的话,言峰璃正沉默了一下:

    “rider的御主,可能就是布里西桑家的魔术师?”

    “不能肯定,但是可能性不小。”

    远坂时臣叹了口气: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他们会得出‘八个’那么详细的情报了。”

    “那,有没有可能,布里西桑家侦察到了所有出现的从者?”

    言峰璃正提出了这个可能。

    “这怎么可能!?”

    远坂时臣叹了口气:

    “我在冬木市各处布置了大量的使魔,但是迄今为止,都没有发现更多的从者”

    言外之意,就是他做了那么多布置都没能发现,在冬木市没有根基的布里西桑家的魔术师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以旁观者的身份全都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