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沙漠帝皇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魔神之柱?
    驱散身上的鳄鱼之铠和周围的沙鳄兵,秦人回到了测试场地。

    “都快起来!跑了这点路就受不了,你们的体力也太差了!”

    扎布半躺在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沙滩椅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对着正在跑步的考生们大喊着。

    “老师,你这”

    对于他这流氓一般的不正经作态,性格认真的、靠着引擎个性已经跑完的模范生饭田天哉走了出来,质问道

    “扎布老师!虽然不是正式的测试!但是这个关乎于我们班是哪一位同学退学!请您认真对待!”

    “我在认真对待啊。”扎布漫不经心地说道,然后用手指了指终点处——

    饭田天哉和其他一众已经跑完耐力跑的同学看向了终点,一条细细的血线正抓着计时器飘在终点处,有一个人跑过就对着计时器点一下。

    这时,已经跑完,从气喘吁吁的状态恢复过来的拳藤一佳走了过来,对着饭田说道

    “扎布老师的性格虽然很散漫,但是他也会认真对待的,不然早就被雄英开除了,因为刚才的战斗消耗了太多血液,扎布老师现在正在进行恢复。”

    “喂!小丫头!不要随便在背后议论老师!”扎布举着手中的饮料大喊着,“扣你分数啊!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

    众人惊愕地看着在扎布脖子后面漂浮的砂手刀溃散,然后将视线转向正在慢悠悠地向着众人走来的秦人。

    “那个、伊兹尔老师,扎布老师还在为耐力跑测试计时。”饭田天哉直着手掌上下晃动。

    “没事,我让蛇玖过去了。”秦人看着自己物品栏里多出的金币袋子,心中笑呵呵,面色高冷无表情,“让他在这里躺着休息一下就好了,刚才的战斗他的消耗比我大。”

    秦人语气里完全是一副我在为他着想的意思。

    这叫做“秦式温柔”,他打人揍人欺负人乃至于杀人都是他的亚撒西。

    给自己的歪理下了定义之后,秦人也将视线投向跑道终点处,32正抓着扎布被他物理晕倒时放下的计时器。

    不久之后,那小家伙的表现应该会让这个英雄社会很惊讶吧?

    在和谐圣杯提升之后虽然全属性只是从g提升到了f,但是32她本身的怪力和圣杯的愤怒碎片带来的被动“斯芬克斯之扼”叠合毫不夸张,她现在单说力量,是完全超过秦人的。

    对,超过秦人法强能够造成的威力。

    虽然秦人自己也享受到了斯芬克斯之扼的效果,但是和近似“器灵”般的32相比,并没有那么多。

    【真名克奴姆·阿佩普·瓦吉特·三十二·麦里特塞盖尔·哈托尔】

    【种族恶魔(伪魔神)】

    【血脉伪·魔神之血】

    【属性全属性f】(未计入技能加成)(和和谐圣杯的属性挂钩)

    1、【魔神圣杯从圣杯中诞生的魔神,成长依托于和谐圣杯,消耗力量,让自身在虚幻与实体中转化。】

    2、【伪柱·魔神之柱???】

    3、【伪·魔神阿斯莫德女王

    唯一被动——阿斯莫德的鞭挞攻击时,一定几率魅惑受攻击目标,让对方陷入意乱情迷状态持续1-3秒。

    唯一被动——魔神怪力攻击力提升5f。】

    4、【伪魔神·阿撒兹勒

    唯一被动——虚荣魔神改变姿态,幻化成他物。

    唯一被动——阿撒兹勒的羔羊受到致命伤害时启动,以消耗总法力值50的代价,恢复总生命值10的生命值,然后进入魔化状态(冷却时间300秒)

    唯一被动——绝望看守者进行束缚、压制时,概率赋予目标绝望状态。

    】

    5、【伪魔神·斯芬克斯

    唯一被动——斯芬克斯之扼使用束缚、压制型技能时,自身攻击力额外提升5f

    唯一被动——魔神谜题凝视目标,限制目标,除非目标能够解答出谜题,否则无法脱离限制。

    】

    魔神之柱?九柱里有这柱吗?倒是阿斯莫德本身就是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里的一份子。

    看着32的属性,秦人思索了一下。

    不知道能不能跟现在的欧尔麦特拼一下?

    但也仅此而已,她的力量特别突出,但是其他全属性都是与和谐圣杯挂钩的f,并且还受到和谐圣杯供给的法力值的限制。

    如果法力值不够了,她也就无法活动了,用完力量就会被直接召还回到黄沙空间的黄沙之柱上,以浮雕的姿态休眠直到黄沙圣杯里的法力之泉积攒到一定分量才行。

    如果秦人想要使用她做一些事情,就需要控制好蓝量的使用。

    个性掌握测试结束,最终是以绿谷出久使用个性是太过用力,把球扔碎了,最远的碎片落在一公里外,不过,这个结果,让绿谷出久搭上了自己的一条手臂,在动弹不得的情况下被送到休息室接受恢复女郎的治疗。

    第一名,自然是蛇玖。

    最后一名,峰田实,一个长着葡萄串脑袋的小矮个。

    而因为珍·皇来到雄英,调查到了all for one相关信息的突然事件,相泽也并没有履行他把峰田实开除的决定。

    第二天,演习场。

    “所以,伊兹尔,这是英雄基础学的课程”

    “我知道。”

    “只需要一个老师”

    “所以我是旁观的,我没有正式编制,校长允许我参观任何课程,只要时任教师同意就行,欧尔麦特你难道不同意我观看教学吗?”

    秦人的视线扫过画风截然不同,完全一股美漫风的壮汉欧尔麦特。

    开玩笑,当然要看戏了

    “那好吧。”壮汉姿态的欧尔麦特,看着秦人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的样子,也最终选择了放弃劝说,将目光转向面前一众学生。

    所有人都穿上了属于自己的专属装备。

    “你们现在穿上的这些,就是你们在入学前根据个性、身体信息、设计草图、附录要求等需求制造出的战斗服,因为是按照你们自己绘制的设计图制作的,所以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你们可以去找‘动力装载机’老师进行修改。”

    欧尔麦特的视线扫过众人

    “刚才也说过了,今天我们需要进行的,是战斗训练。”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讨伐viln的战斗,主要在什么地方进行?”欧尔麦特提出了询问。

    他的询问,让一众学生微微疑惑了一下,然后纷纷抢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