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沙漠帝皇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反派的正确行动纲领
    “哈哈哈!找不到我了吧!蠢货!我的能力是'偏光能力(trick art)',能够扭曲光线!”

    当秦人赶到通报地点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背心的黄发不良,正用力踹着一个男性风纪委员的肚子,听着他发出的惨叫声哈哈大笑着。

    “以前我们对你们这些风纪委员畏首畏尾,但是现在可不会了!”

    戴着耳环,头发高高炸起,像个杀马特一样的不良,用一看就像是个反派的狞笑说道。

    倒在地上的,是另一个支部的风纪委员,似乎刚好在附近巡逻来着。

    秦人散去沙板,落在地上,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为啥这些人在干架的时候,喜欢把自己的能力说出来呢?

    怕对方找不到办法对付他吗?

    正常点应该是一声不吭地继续战斗,狡猾点的是故意说出错误的能力来误导对方,阴险点的甚至会报出别人的名字

    报上自己的能力给对方提供情报这种做法,就算是愣头青型的暴发户也不会那么做吧?

    作品就是想要给观众解释能力也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啊,比如说从作为敌人的风纪委员的口中分析出来啊,或者风纪委员打电话告诉情报啊,既可以让敌方显得聪明一点,这边也不显得那么脑残。

    总之一句话,得意忘形到脑残的地步,还真是可怜。

    在秦人给那黄发背心评价为“太过得意忘形而且有点脑残”的时候,那黄发背心也注意到了秦人的到来。

    他用力一脚将那倒地的风纪委员踹出,然后带着狞笑转头看向秦人,视线在秦人右臂上的风纪委员袖章上扫过

    “支援还真是快啊,风纪委员。”

    “还好。”秦人淡淡点头。

    “但是,你的同伴已经被我揍得倒地不起了!哈哈哈!”黄发不良看着面无表情的秦人,得意地说道。

    “所以说,你揍了他管我什么事?我又不认识他。”

    秦人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这不良揍了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风纪委员,会那么得意?

    不仅黄发不良愣住了,那捂着肚子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的风纪男,也忍着舒缓了许多的疼痛,用不解的眼神看向秦人。

    黄发不良瞪大了眼睛,指着地上的风纪委员

    “你、你在说什么?他可是风纪委员!不是你的同伴吗?”

    “谁说风纪委员就得是同伴了?”秦人双手插兜,表情没有半点变化,“第一,风纪委员是志愿者,不是正式的公职,其他的风纪委员又称不上同事。”

    “第二,我不认识他。”

    “第三,又不是只有你揍过风纪委员。”

    “第四,他只是被揍得痛倒在地上,一没残疾二没重伤濒死,以学园都市的医疗技术,顶多在医院待几天,我的同情心没有泛滥到有谁受了点伤就要同情他。”

    “第五”

    秦人语气淡漠地在心中补充了最后一个原因“他又不是女的,同情一个男的干啥。”

    “第五是什么?”黄发不良不禁问道,而那风纪委员也在听着,因为秦人一条条地诉说,两人还等着听最后一个理由。

    “第五,凭什么你问我就得答?你算老几?”

    秦人从口袋之中伸出手,右手轻轻一握

    “干掉他,我的士兵。”

    下个瞬间,在两人的注视之下,周围的沙尘猛地一震,扬起漫天沙尘。

    让两人不禁闭上了双眼。

    “空气使吗?想要干扰我的视线来趁机偷袭我?太天真这是什么?”

    当黄发不良微微睁开眼睛想要看情况的时候,便发现了一个穿着像是游戏中的西方卫兵一般的、奇怪的沙黄色雕塑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博物馆里的雕塑。”秦人打了个哈欠。

    “哈?”在黄发不良尝试理解他为什么会说出博物馆里的雕塑这个答案的时候,那黄沙士兵已经挥动了手中的黄沙长枪,照着他的脑门就砸了下来。

    而这一记攻击,自然是吃了个空。

    砰!!!

    黄沙长枪重重地砸在地上,伴随着沙尘飞扬,长枪在地面上砸进了一个十几厘米深的凹坑。

    “哈哈,没用的!我的能力是”黄发不良心道一声好险,他开启了能力让周围的光线偏折,让他的位置偏移了几十厘米。

    一边说着,他一边心有余悸地看了地面上的凹坑一眼,如果被这样的攻击直接砸中,那就完蛋了。

    但就在这时,他却忽地感觉腰腹处传来一阵疼痛。整个人向着旁边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滚了几个圈。

    “啊——”

    黄发不良捂着腰侧,做出了和那被踢倒的风纪委员一样的动作,在地上打起滚来。

    那风纪委员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这太过”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对方的声音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揍了他什么地方,你就得被揍什么地方。”

    听到这句话,这风纪委员原本想说的“这有点过分,只需要制服犯人就可以了”这句话给咽了下去,心中还萌生出一阵感动。

    “嗯?怎么气势值还在上升?上升的原因是”

    抱着把对方打晕的目的进行攻击的秦人有些疑惑,看了一眼抱着肚子打滚、试图站起的黄发不良,又看了一眼那向他投来感激视线的风纪委员

    “怎么办?要告诉他我只是想随便找个借口把人打晕吗?不,其实我的理由就是为了执行正义!”

    用正义说服了自己的秦人挺直了腰板,而在他自我催眠的这几秒钟,那黄发不良已经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站起身来。

    他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怪异的士兵雕像——

    该死,不是下砸吗?什么时候招数变成横扫的?

    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忍着痛苦,黄发不良开始计算起来,因为痛苦被截断的偏光能力再一次发挥作用,让他身周的光线曲折起来。

    “老子虽然以前只是lv0,但是现在能够让身体周围的光线最多偏折两米!两米的距离!就算是横扫也攻击不到!”黄发不良一脸愤恨地从口袋之中掏出折叠刀,恨声道,“老子今天送你去三途川!”